山东长岛放开生二胎政策近30年:人口连年负增长

2013-12-09 15:32:46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特点:经济因素制约人口增长

  在应红艳的眼中,长岛县特有的人口格局变化,除了利益导向的原因,还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主要是经济因素的制约。

  “我估摸算了下,我孩子今年1岁半,等到他大学毕业之前,我给他预留的教育成本至少得上30万。”32岁的渔家乐店主小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在长岛县,南长山镇算是当地人眼中的“城区”,当地拥有相对优质教育资源的两所学校,亦位于城区。

  当地岛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我老家为例,我是北隍城的,到长岛南边来,坐车要5、6个小时,这就是交通成本。我的孩子小学三年级时得过来上学校寄宿,为了给她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孩子妈妈要来租房陪读,房租一个月最便宜的是500~600块,加上吃用的钱,和学校日常开销的钱,一年下来再怎么节省都得两万左右。”

  “但孩子妈妈主要在家干农活,靠养殖海带来赚钱,一年平均收入也不到两万,你觉得一个孩子负担重不重?”上述岛民反问记者。

  根据当地官方数据统计显示,2012年,长岛县岛民农村人口年均收入为15000元左右。

  养育成本的相对高企是一方面,由于长岛旅游城市的特殊性,该区域的消费水平也并不低,楼市价格更是水涨船高。“看到那个楼盘了吗?现在是7000元/平方米啦。”10月中旬,一名后沟村村民拉着记者指向该村正在施工的楼盘说,来长岛买房的以外地人居多,这几年房价越来越高。

  除了长岛地域性的经济因素制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随机走访中发现,长岛县的城市人群与农村人群中,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生育观念。

  “谁愿意生?养一个孩子就很贵,放开我也不生。”“为什么不生?我就想要两个孩子。”这两句截然不同的答复,前者出自享受放开二胎政策的长岛县后沟村一名个体超市店主(农业户口)之口,后者来源于不享受放开二胎政策的长岛县南长山镇一名出租车女司机(城市户口)。

  城乡政策的不统一,造就两种截然不同的生育观念。有业内人士指出,30多年来,针对经济发达地区,城市的计生政策紧,针对农村的计生政策松;针对本地户籍人口的计生政策紧,针对外来流动人口的计生政策松。“城乡二元且逆城市化倾向的生育政策,与地区可持续发展矛盾已非常突出,调整非常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