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计生委:前主任所称放开二胎非官方口径

2013-12-09 15:32:01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建议

  双独生二、一独生二、限三生二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田雪原建议,人口政策就数量控制而言,首先是双独生二,即全国不分城乡,夫妇双方均为独生子女者,一律允许生育两个孩子。

  其二是一独生二,即夫妇一方为独生子女者,允许生育两个孩子,在农村先行实施,随后城镇可以开始。

  其三是限三生二,即在有效制止三孩及以上多孩生育条件下,农村可普遍允许生育两个孩子,城市经过试点进行推广。田雪原认为,普遍实行“限三生二”,改变目前农村只有独女户才可以再生育一个孩子的政策,对于治理出生性别比升高具有积极作用。

  控制一代生育率

  对于当前“二胎政策放开”的争论,田雪原表示,如若调整必须警惕生育率大幅反弹。

  单靠生育政策难解决老龄化

  京华时报:您对当前“二胎政策放开”的争论如何看待?

  田雪原:“二胎政策放开”的提法不准确,应该是在一定限制条件下的调整。

  京华时报:很多争论的焦点围绕人口控制放松到底能不能解决老龄化的问题,您怎么看?

  田雪原:老龄化要正确地看,它是世界包括中国在内人口变动的大趋势。中国的情况是过去严格控制人口出生率,长期持续下降,老龄化的速度比较快,达到的水平比较高,地区城乡分布不平衡,我们有自己的特点。人口问题进行调整,除了调整生育率之外别的不大好调整。死亡率可能调整吗?生育率调整对老龄化有作用毫无疑问,出生率高了少年人口比例年复一年地增加,老龄化相对比例就下降。但是单纯靠一个生育政策就解决老龄问题是不现实的。

  不能影响人口零增长目标

  京华时报:您认为人口政策如果调整,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田雪原:不能引起生育率大的反弹,不能影响原来2030年前后达到人口零增长目标的实现。一定要既对当前政策调整有力度,同时也要看准调整的时机,有稳定和缓冲作用,陡然增加是不行的。

  京华时报:您的建议是不是基于这种考虑?

  田雪原:比如双独生二,当前已婚育龄妇女独生子女领证率城镇远高于农村,农村生育率升高极其有限。同时在农村,由于独生子女率较低,一独生二影响也有限;在城镇,由于独生子女率普遍很高,夫妇一方为独生子女者比例不会很高,对生育率影响也不会很大。特别是随着城镇30岁以下育龄妇女进一步减少,影响要更小一些。

  京华时报:注意到您当年参与相关重要会议时已经提及未来的调整,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田雪原:调整生育率,适当地提高,绝对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30多年以前,提出人口政策的时候是要控制一代人的生育率,现在一代人已经过去,所以要进行调整。调整的原因呢,老龄化是一个问题,但是伴随老龄化而来的还有劳动力的变动、整个社会的负担、性别比等其它方面。

  京华时报:为什么您的建议基本上都是从农村开始?

  田雪原:因为城乡差别,二元层次的存在,导致农村的人口问题成为控制人口增长的难点和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