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深户单独家庭生二胎 须按照原户籍地细则

2014-01-16 09:52:14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1医疗资源均匀分布应对生育高峰回顶部

  昨日,市卫计委独家披露“单独”家庭的摸底数字。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数据库掌握情况,目前满足条件户籍“单独”家庭为4万户,其中已生育一个孩子的“单独”家庭有3万户,初步估计处在生育年龄且有生育意愿的可能生育二胎“单独”家庭只有2 .5万户左右。

  深圳以非户籍人口为主,非户籍人口“单独”家庭须遵照原户籍地的计划生育法规,户籍人口“单独”家庭须遵照广东省的计划生育法规,各省执行时间上会稍有不同,待各省法规修订颁布实施后再怀孕生育,是较稳妥的,否则将会视为政策外生育。

  医疗资源均匀分布应对生育高峰

  市卫人委内部人士透露,相对于山东、浙江及东北三省等计划生育执行得较为严格的地区,广东地区的超生现象还是时有发生,因此本地满足条件的“单独”家庭数量其实并不庞大,因此“单独”家庭若按正常节奏生育二胎,不会对现有医疗资源造成太大的冲击。

  市卫人委介绍,目前原坑梓人民医院已转型为坪山妇幼保健院,大鹏新区人民医院转型为大鹏新区妇幼保健院,而光明新区人民医院也加挂光明新区妇幼保健院牌,希望能通过让医疗资源分布均匀方式应对近年出现的生育高峰。

  作为深圳接纳产妇最多的深圳妇幼保健院,该院院长杨卓欣说,今年新住院大楼将启动,预计床位增至1200张,大大缓解目前产科资源紧张的问题。

2卫人委:打擦边球生二胎有风险回顶部

  意外怀孕 盘算出新政减少罚款

  35岁的陈太怀胎三个月了,但尚未降临的宝宝已经成为她的一桩心事。陈太说,怀上这个宝宝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原本准备拿掉,谁知道传出放开二胎的消息,让符合条件的她变得纠结,毕竟马上满36岁了,若等政策出台,可能会有其他因素致不能怀孕,思量再三,决定留下。

  陈太介绍,她翻阅《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其中第63条规定:符合本条例规定再生育一胎子女的条件,但未经审批而怀孕的,应当补办审批手续;生育时仍未补办审批手续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按照本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的计算基数征收百分之二社会抚养费。因此,她盘算七个月后,也就是孩子出生的时候,新的“单独”二胎规定也出来了,她的情况算作“符合本条例规定再生育一胎子女的条件,但未经审批而怀孕的”,那么顺理成章,按2012年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0742元,夫妻双方加起来为81484元的标准征收,罚款数额不到2000元,相对于可能支付的24万元罚款是“毛毛雨”。

  卫人委:打擦边球生二胎有风险

  对此,市卫人委相关负责人回应,广东针对“单独两孩”政策的调研情况报告已获省级层面通过,但还需要省两会审批,而新的条例将会对陈太的情况进行明确规定。

  该负责人说,陈太若能打上擦边球,确实可能会减去甚至免去罚款,但这种做法不保险,因为是否涉嫌超生,还是以孩子出生的具体日期为限。若孩子出生日期恰好在政策落地之前,必须按照《深圳经济特区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条例》缴纳最低数量为24万元的罚款,即使广东实施“单独”二胎政策在省两会上审议通过,可能会设置缓冲带。也就是说,政策可能会设置在今年某个时间段开始施行,而之前出生的二胎会被算作超生,建议符合条件的“单独”家庭最好还是等政策进一步明朗化。

3事业型女性对生二胎说不回顶部

  随机调查

  是否生育二胎?

  问询10户单独家庭仅3户明确生

  南都记者随机问询10户已生育一个孩子的“单独”家庭,其中三户家庭明确表示会生育二胎,四户表示还在犹豫,等待政策落地再抉择,其余家庭明确表示不会生二胎。选择生育二胎的理由是担心独生子女太寂寞及可以更好解决父母养老问题,而在不会生育二胎的家庭中,经济负担位列榜首。

  担心不生二胎孩子负担重

  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持续多年,最早一批独生子女绝大部分已结婚生子,到中年。朱女士就是这批最早的独生子女之一,她称目前面临“上有老下有小”的困境。

  “我和丈夫的家庭就是现在典型的4+2+1模式,我们处于中间那个‘2’,要赡养四个老人,要抚养孩子,真的很辛苦。”朱女士说她把生二胎列入考虑范围,目前经济方面可能吃紧,但还是想咬牙挺过去,如果以后小孩成了那个“1”,前面有这么多长辈需要照顾,压力得多大?因此,就算年龄有些吃紧,她也要硬着头皮再生个宝宝,“现在生殖技术这么发达,就算没法自然受孕,也可以想办法要一个试管婴儿”。

  事业型女性对生二胎说不

  但并非所有“单独”家庭对二胎怦然心动。在国企工作的张女士及其丈夫是坚定的“不生二胎”的双独子女。“二胎意味着妈妈将失去几乎所有自己的生活。”张女士说,已经不止一位女性朋友在生完孩子后告诉她,生孩子对女人的生活改变是巨大的,而对于丈夫基本没多大改变。

  “妈妈是带孩子的主体,一晚上四五次喂奶,做饭喂奶换尿不湿,即使请保姆,一般也不会放心,男士带孩子真的不多。”作为事业型的女性,张女士计算生第二个孩子的成本或代价,例如休产假对事业伤害很大,有些工作没法找人替,很多人休完假回来发现工作没了,如此经历有一次就够了。经济压力也是槛,房子够不够住也是首要问题,“第二个孩子如果出生,房子不敢买,车也不敢换。”

精彩推荐:

深圳高龄女性苦等政策落地 计划先怀孕

二胎产假:“单独二胎”生育假缩水30天

二胎新政策放开 北上广深或“不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