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高的情怀 仁慈的母爱:祝贺巾帼严仁英教授百岁生日

2013-08-27 09:24:51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标签: 严仁英
我要分享

  她健步走进病房,微笑站在床前。双眸凝视患者,双手抚爱孕妇。“昨天晚上睡的一定好吧!瞧,今天脸色红润多了”。“咱们一块下地走一走,那样孩子会好生一些”。顷刻间,一股暖流像阳光撒满了冬日的屋顶。温馨笑语驱散了紧张和苦痛,病人高兴地坐了起来,依偎在她的身旁,热泪从浮肿的眼角流向脸庞。身后的医生和护士惊喜地看到,这个被抬着进来的农村孕妇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脸。这不是影视剧中的故事,而是我们在北大医院亲历的一幕。每一个在场的人眼睛都湿润了。仁慈的母爱激动着所有人的心房。她,就是我们尊敬的严仁英教授。

  20世纪80年代,年近七旬的严老率先将“围产保健”的理念引入中国,这是当时国际上刚刚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学科,称为“母胎医学”。这门学科将母亲和胎儿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和服务,融合了生理学、病理学和心理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交叉了基础、临床、预防和保健边缘学科的进展。严老带领高校、医院和部队一批中青年专家,在北京顺义县的7个乡村进行了长达3年的试点研究,追踪分析了2 000多名新生儿, 发现神经管畸形占死因的第一位。1983年5月严仁英教授在“欧洲—中国围产保健监测研讨会”上,报告了这一研究的初步成果,震惊了卫生部领导和中外专家。保护母亲和胎儿的健康平安,提高出生人口素质,降低孕妇和围产儿的死亡率和病残率,围产保健做为服务国家计划生育国策的主要基础学科,开始被各界人士所接受和认同。

  严老等一批专家抓住时机积极建议, 开展广泛的国际交流与合作,以攻克中国出生缺陷高发的防治难题。然而,我国刚刚打开的改革开放之窗,被1989年的“六•四”事件关闭了,严老心急如焚。在国内局势稍事稳定后,她径直写信给美国的科学家朋友,阐述中国政府和科学家战胜人类病魔—出生缺陷的决心,介绍北京医科大学一直没有中断的科研和现场工作,邀请国外同仁来华考察和交流。严老的崇高情怀、人格魅力和科学精神,为中国围产医学和预防保健事业赢得了诚信和荣誉。终于,在中美两国政府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建国以来最大的双边卫生科技合作项目,“中美预防神经管畸形合作项目”(the China-U.S. Collaborative Project on NTD Prevention),得以实现。

  为了了解中国神经管畸形等重大出生缺陷的流行病学的特点,观察和评价小剂量叶酸增补剂—斯利安片(SCRIANEN)的预防效果,“中美预防神经管畸形合作项目”,在山西、陕西、江苏和浙江等省几十个县(市)建立医学流行病学现场研究基地。严老坚持参加每年的工作会议和各种培训班,发表讲话和指示,同各级领导和中美专家讨论解决困难和问题。她走在江南水乡的田埂上,与基层医务人员交谈,强调预防工作的重要性。她带队访问青年夫妇的新婚之家,指导育龄妇女按时服用预防药物(小剂量叶酸增补剂—“斯利安片”),并亲切地说:“等明年你们生了健康宝宝,我一定还来向你们表示祝贺!”。酷暑的"三伏天",为确保出生缺陷监测工作的质量,她风趣地鼓励基层医务工作者,“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用禹公移山的精神,去战胜困难,完成农村监测查漏工作。经过北京医科大学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科学家以及全国万余名医务人员的团结奋斗,“中美预防神经管畸形合作项目”取得了举世瞩目成果,严老由衷地欣慰。在欢送美国驻华专家贝聿瑞博士(Dr.Robert J. Berry)及其一家回国的宴会上,严仁英奶奶亲切抚摸着安德鲁和塞缪尔、約纳丹双胞胎兄弟的肩头说:“小弟弟们都长高了,你们和父母一起在中国生活这么多年,欢迎你们以后还经常回来看看。”安德鲁怀念中国,热爱中国,几年后他果然重返中国,在这里完成了自己的大学毕业论文,并高兴地向严仁英奶奶汇报。

  严仁英教授和王光超教授相濡以沫,携手走过了风风雨雨的70年。1949年10月,他们迎着新中国的曙光,冲破重重阻力和威胁,毅然双双回国工作。他俩都是北京九三学社的早期社员。他们事业上鼎立相助,生活上关心照顾。1999年“中美预防出生缺陷和残疾项目”工作会议后,我们和严老一起在北京首都剧场看话剧。散戏时,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此时,只见王老撑着一把大伞出现在大家面前。严老风趣地对我说:“怎么样?老头儿真够意思吧!”。顿时,这个动人的故事成为一二百名与会者的美谈。

  “清早儿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啊归来呦鱼呀鱼满仓。”这是严仁英教授最喜欢唱的《洪湖水,浪打浪》的唱段。如今,她在耄耋之年精心开创和辛勤耕耘的围产保健事业和中美医学科研合作项目已经结出了累累硕果。妇女增补叶酸预防神经管畸形和出生缺陷的科研论文发表后,得到学术界高度评价,世界上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据此调整和制定了公共卫生政策。我国已将免费发放小剂量叶酸增补剂(斯利安片),做为城乡育龄妇女围产保健的重要措施。神经管畸形的发生率,2000年至2011年下降了62.4个百分点。中国的政策和推广经验,得到了国际社会,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充分肯定和普遍赞扬。

  我们要以严仁英教授为伟大的榜样,为造福后代的母婴保健千秋伟业,奋斗不息贡献力量!

  (九三学社北医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陈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