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优乳业的颠覆式行进

2011-04-15 14:04:12出处:PCbaby作者:佚名

标签: 奶粉
我要分享

 3月29日,澳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拟收购荷兰海普诺凯乳业集团(Hyproca Dairy GroupCorporate Strategy)51%的股份,从而成为这家有110余年历史的乳业企业的控股股东。澳优乳业进一步扩展了自身的国际产业链,在具有优异乳业传统的荷兰拥有了自己的研发和生产基地,并为澳优产品的全球化销售铺平了道路。

  11

        高端奶粉的一个“另类”

  在国内高端婴幼儿奶粉领域,澳优乳业是一个“另类”。

  这家成立于2003年9月的企业,发展至今仅有员工500多人,即便加上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导购人员,其员工总数也不超过4000人,这其中还包括了所有的管理层以及技术研发和品质控制等非生产一线人员。

  这样一个和传统印象中的大中型企业挂不上边的公司,却在2009年10月成立六年的时候,凭借着六年来国内同行业持续增长第一、从零开始跻身行业高端前五强的业绩,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成为香港上市公司,市值高达60亿元港币。

  说澳优“另类”,还因为它身上所背负的争议。这家面向中国市场提供高端婴幼儿奶粉的企业,至今没有在中国发展一家奶源供应商,更不要说建设奶源基地了。它的全部奶源来自中国以外,目前奶源供应商是澳大利亚百年乳企塔图拉和法国第一大婴幼儿食品企业诺帝柏欧。3月29日,澳优宣布将以1600万欧元的价格并购荷兰百年乳企海普诺凯51%的股份,这家全球最早的婴幼儿奶粉制造企业之一即将成为澳优的第三个奶源供应商。

澳优乳业的颠覆式行进

  澳优的发展和人们惯常所想象的不太一样。当中国的乳企努力建设自己的“万头牧场”的时候,澳优却凭着资本的力量实现着“颠覆式”的发展。

  我们不能做所有的事情

  “澳优还不是一个特别大的企业,我们认为不能做所有的事情。对国内这么多的奶源地进行控制,这不是一个新公司所能做到的,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国外奶源。” 澳优乳业执行董事颜卫彬这样解释澳优的选择。

  在中国乳业连年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奶源却是中国乳企无法规避之痛。行业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奶牛养殖仍以散养为主,百头以上养殖规模比例仅为23.1%,规划至今年10月底之前的百头以上养殖比重也仅仅为30%左右,养殖分散、风险难控的现状短期内无法得到彻底改变。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奶牛养殖周期较长,受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影响而下滑的全国牛奶产量至今仍未恢复到2008年以前的水平,导致乳制品企业产能普遍过剩,争抢奶源和乳品质量安全问题时有发生。

  这是每一个在中国发展的奶制品企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产业环境。

  “到现在为止,我们也只能算是行业里一个中等规模的企业。这样一个企业要在市场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必须紧紧把握一个原则,那就是产品质量必须是我们自己能够把控的。”颜卫彬说。

  然而,在建立了与澳大利亚塔图拉的合作关系之后,澳优对产品质量的关注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澳洲的原奶生产存在一定的季节性风险。当地进入秋冬季时,由于天然牧草供应和奶牛繁殖较少等因素,都会影响原奶供应 。“我们必须分散风险。”颜卫彬所说的国际供应风险,包括了原产地的品质风险,也包括来自国际市场的政治风险、货币风险、特定区域里检疫的风险。合作双方沟通的风险其实也是必须考虑的,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毕竟是危险的。

  在澳优目前的产品线中,原装进口奶粉之外,还有一类是澳优与国际企业联合开发的配方奶粉,要求生产商严格按照配方生产并达到优于国标的企业标准,这是澳优对合作伙伴的要求,也是选择合作伙伴的标准。诺帝柏欧是澳优在塔图拉之后发展的第二个战略奶源合作伙伴。这一次,澳优计划购买其10%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但颜卫彬仍坦陈“和它合作的时候我们不可能掌握主导地位”。诺帝柏欧是法国第一大婴幼儿食品企业,其大股东Sodiaal集团是欧盟婴儿液态奶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企业,它太大了。

  澳优于是有了控股一家国际优质乳业企业的想法。“其实这个想法一直都有,不仅是因为控股可以让澳优在合作中有更大的发言权,还因为澳优必须拓展多样性、全球化的供应链。”澳优执行董事、行政总裁陈远荣说,在港上市为澳优提供了强大的融资平台,做这个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为什么是海普诺凯

  并购海普诺凯51%股权,使澳优成立八年来的发展模式渐次清晰地浮现在公众面前。

  有110余年历史的海普诺凯乳业集团是全球最早的婴幼儿奶粉制造企业之一,品控达到欧盟标准。同时,海普诺凯还是荷兰唯一的有机奶粉生产商,也是荷兰最大的羊奶粉生产商、第三大黄油生产商、第四大奶粉加工厂,在有机奶粉技术和全羊配方奶粉技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能非常感性地说明海普诺凯的实力的事实是,它是包括雀巢在内的几个著名品牌的代工厂。

  陈远荣告诉记者,一开始,澳优就希望能控股海普诺凯,因为无论从技术、产品到供应链,它几乎符合澳优对一个深度战略合作的国际伙伴的全部期许,而且,它来自荷兰。荷兰是世界上最大的牛奶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荷兰奶牛所产原奶的蛋白质含量高达3.48%,是世界公认最好的品种之一。在土地耕作、饲料种植、挤奶技术等原奶生产链各环节上,世界通用的乳业技术标准源于荷兰。

  控股海普诺凯可以使澳优全面嫁接海普诺凯的牧场、奶源、研发、工艺、质量体系等技术经验,实现澳优对产品配方和质量控制的要求。“和海普诺凯这样一个企业合作,尤其是让我们有51%股权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充分介入海普诺凯在一百多年的历史里面所形成的团队、研发、供应、生产、质量管控、品牌建设等等方面的力量,这会使海普诺凯发展的更好,使澳优也发展得更好。” 陈远荣说。

  上世纪60年代,荷兰境内共有518家乳品工厂,而后荷兰乳业经过了四十年兼并融合的进程,到2009年,乳品厂只剩下52家,海普诺凯也在不断的购并中将百年历史传承至今。同时重要的是,海普诺凯并不是一个巨无霸企业,它更像是那种卓越、灵活、开放而不庞大的公司。

  双方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接触与谈判。在海普诺凯来华期间,他们还同时考察了七八家中国的同行业企业。虽然澳优的运营业绩、发展思路以及双方的融合感受都让人愉快,海普诺凯执行董事Ben Busser仍然说,出让控股权“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决定”。

  据介绍,并购后,澳优将与海普诺凯展开多方位的合作研发,将荷兰优质奶源、中荷研发成果和严格的质量控制标准融入澳优的高端产品中。更进一步,双方将同时在荷兰和中国的权威研究机构展开临床喂养实验,持续进行基于牛奶、羊奶和豆奶的新产品开发,在检测标准和内控管理上进行有机整合。

  在海普诺凯做出了这个“非常不容易的决定”之后,致力于整合全球优质资源为我所用的“澳优模式”又落下了一枚融汇东西方商业智慧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