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怎样保护奶源

2012-05-17 10:51:44出处:PCbaby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转自:三联生活周刊

  导题:爱尔兰是一个天然大牧场,牲畜数量是人口数量的4倍。爱尔兰农民对自己的产品是非常骄傲和自豪的,他们经常会聚在一起,谁的产品不合格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如果奶源出现任何质量问题,会受到非常严格的罚款,更严重的会进监狱。

  詹姆斯·林奇农场

  清晨,我们穿上羊毛袜和笨重的黑色雨靴,持黑色长柄大伞,驱车从都柏林前往位于克莱尔郡的詹姆斯·林奇农场。这是一个家族农场,已经有400多年历史。

  克莱尔郡距都柏林约3个半小时车程,有着丰富的草地、石灰岩和地下水资源。虽然已是春天,但清晨依然清冷,一路上草地、农舍、河流随处可见,有的草地上黑白花奶牛和黑脸羊正在吃草,但更多的草地则空荡荡。

  爱尔兰人口420多万,面积7.02万平方公里,比重庆市面积还要小一些。这个小巧的国度被誉为太平洋上的“翡翠岛”,号称有40种绿色。

  这里的天气常被描述为“温和,湿润和多变的”。爱尔兰为典型温带海洋性气候,受北大西洋暖流影响,四季区别不明显,年平均气温在0℃~20℃,降雨丰沛,非常适合牧草生长。由于自然条件好,草场面积大,爱尔兰成为一个以畜牧业发达的国家,牲畜数量是人口数量的4.5倍,全国约有13万个农场,奶制品90%用于出口,全世界50%的奶粉原料来自爱尔兰,25%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出自爱尔兰。

  以往,爱尔兰被喻为“欧洲农村”,经济一直以农牧业为主,加上历史原因过分依赖英国经济和市场,导致高通胀、高失业、高债务,国民生活水平在欧洲处于低下水平,许多爱尔兰人纷纷选择远走他乡另谋出路。如今,爱尔兰被称为“凯尔特之虎”,畜牧业已经不再占第一位,电脑和软件业异军突起,赢得了“欧洲硅谷”的美誉,并于2009年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为“全球生活质量最高的国家”。生活在爱尔兰的中国导游李里说:“以往谁肯移民到爱尔兰啊,现在很多人都想来,但是移民局控制的很严,这里福利比英国好,还有最好的牛奶喝,一升鲜奶才一欧元。”

  很快,我们就看到了林奇家的奶牛。黑白花奶牛们在路边上的草地上淋着小雨,悠闲地啃着青草。这些都是荷斯坦奶牛,是目前世界上产奶量最高、饲养数量最多的奶牛品种。看到我们过来,有些好奇的奶牛伸着脑袋过来围观,嘴角还粘着没有嚼完的草根。它们的左右耳均带了一个黄色牌子。

  农场主詹姆斯·林奇在路口迎接我们,据林奇介绍,“黄色的牌子是奶牛的‘身份证’。”在爱尔兰,每个农场的猪、牛、羊从出生起便在耳朵上钉上识别牌,并进行登记并联网。左耳的黄色牌子是为欧盟检疫部门提供的编号,右耳是养牛场的记录,记录内容必须包括出生日期、喂养牛的饲料及其来源,兽医的相关诊断结果、样本抽检的化验结果以及交易信息等等。“如果你把它卖掉,必须将它的身份证信息更改;如果它生病,也会登记在内。”林奇说。当地食品公司和超市货架上的各种肉类和奶产品均有产地证明,一旦发现某批产品不合格,便能从信息档案中迅速查出来自哪一农场。“牌子是特制的。”他展示了一个尚未使用的牌子,“两片贴在一起,如果你把它打开订到牛的耳朵上,就再也不能取下来。”

  他拥有120头荷斯坦奶牛、70头幼畜和40头肉牛。1996年从父亲那里继承这个农场时,只有60头牛,早些年他通过购买土地和租赁的方式扩大了自己的农场。“在爱尔兰,农场每年所拥有的奶牛数量需要根据草地面积大小来决定,平均来说,每一英亩(约4 000平方米).草地喂养一头正常产奶的奶牛,小牛犊等不计算在内。农场奶牛喂养数量严格遵循所能够提供的牧草的情况,如果奶牛超出限定数量,就会把牛卖掉。”这些牛比我们常见的一年到头出不了几天牛棚的奶牛幸福多了,在这里动物福利相当高,“我们不能虐待牛,如果虐待牛,政府的有关部门就会找你算账,还要罚款”。

1

  草地里湿漉漉的,不留神就会踩到一大片一大片的牛粪。林奇抓起一把青草给我们看,“这种草大概11厘米高,从尖到根全是绿色,富含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矿物质和维生素等多种营养元素,很容易被牛消化,消化率高达80%~85%。”牧草的生长期是21天,为了保证不被过度放牧,爱尔兰农民把草地分割成一块块,在一块草地上放牧21天后,把奶牛赶往另一块草地,让原有的草地空出来休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路上看到大块的草地都没有牛羊的原因,它们可能在小丘的另一边吃草。牧场的每一块地都有编号,他会详细记录每块地上牧草的生长情况,以决定奶牛将何时搬家以及搬去哪里。

  每年4~7月,气候温暖,是牧草生长最快、营养最丰富的时期,奶牛们根本吃不完。农场主会在晴朗干燥的天气收割多余的草,晾晒一天后,将它们堆成一个个草堆储存起来做成青贮饲料。“青贮饲料比青草的营养稍低,为了保证奶源的品质,吃青贮饲料的奶牛是不挤奶的。也就是说,奶牛的产奶期和牧草的生长期同步,每年3~12月是产奶期。”

  走了一圈,大家的雨靴被牧草打湿,鞋上沾的全是泥巴。此时雨停了,大家纷纷收起牧场风格的硕大黑伞。在牧场上,如果刮风,精致小巧的女式遮阳伞很容易被吹翻。“这里差不多每天都下一小会雨,牧场不用灌溉自然就长得很好。”林奇说。爱尔兰每年约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会下雨,阳光成了稀缺资源。我们到来的头两天赶上了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公园里随处可见趴在草地上晒太阳的人。,在这里下小雨打伞的一般都是外国人,本国人从小就习惯了淋雨。”

  每年最冷的1~2月份是牛儿们比较难熬的时期,它们会住在围栏里,一是为了更好地过冬,二是做好生小牛犊的准备。2~4月是奶牛的主要繁殖期,我们看到了肚子鼓鼓即将生产的奶牛以及一个月大的小牛犊,还有幸看到了前一天晚上刚出生的小牛。小牛已经带上了电子耳标,安静地躺在干草上,大概有50公斤重,毛还显得湿乎乎的。当林奇走到它身边,弯腰抱它出来的时候,它开始不停吮吸林奇的手指,一刻也不肯松开。“奶牛的怀孕期是9个月,刚生下来的小牛大约要喝10周的奶,每天喝7升,但是它不会喝自己母亲的奶,有专门哺乳它的牛。”

  那些生了小牛却无法喂养自己孩子的母牛,就成了人类的奶源。每天早晨7点,下午5点半,奶牛们会被赶到挤奶厅里挤奶。挤奶是机械化的:16头牛站成两排,挤奶器连接牛的乳头,机器会自动扫描每头牛电子耳标上的芯片,扫描完后就开始挤奶,四个吸嘴一组的吸奶盘将牛奶挤进桶内,并自动进行称重,在称重的同时还可以测出牛奶里面所含的脂肪、蛋白质等各种营养素等的情况。每头牛的挤奶单元里有一个食槽,“奶牛的食物90%是牧草,其他是燕麦谷物等饲料。奶牛在挤奶厅可以一边挤奶,一边吃燕麦片,均衡一下营养。”

  “大概一头牛挤奶会花上6分半钟,收获30~45升奶,一小时内可以挤完100头牛。奶牛一年挤奶305天,一生可产8年奶。”挤出来的牛奶被送到恒温3.5℃的冷藏罐里,每隔一天将这些牛奶运送至林奇农场所加入的金达尔瑞合作社(Dairygold)。“所有的奶产品在离开农场之前都会经过严格的检查,每一次牛奶从冷藏罐内被送出后,冷藏罐都要进行非常严格、彻底的清洁。”

  合作社

  欧洲的农民有一种共识:单个农民的经营规模再大,在市场面前总是渺小的;依靠合作社,分散的家庭农场能够变小为大。

  爱尔兰奶农采取的也是合作社的形式,合作社由奶农自愿加入,负责收集各个散户的原奶并进行质量检验,比如抗生素含量或肺结核等流行病检测,再将合格的牛奶进一步加工制成基粉等原料,然后交给奶制品企业进一步加工。林奇所属的金达尔瑞合作社股份有限公司是爱尔兰最大的农场主所有的乳品企业,也是爱尔兰第二大乳制品加工商,它有3000个农户,每年与3000家牛奶供应商合作,对9.6亿升牛奶进行加工,约占爱尔兰牛奶生产总量的18%。

  除了代表奶农和供应商合作之外,合作社还对奶农进行培训,提供技术支持,比如会帮助奶农规划他们的牧场,究竟能养多少头牛。在金达尔瑞的实验室,我们看到正在进行检测的牛奶样品装在塑料小瓶子里,瓶子上贴着各色标签,标注它来自哪家农场。“从各个农场运来的奶源都有记录,我们会测定一些指标,酪蛋白和非蛋白氮是需要的,还有乳糖、脂肪、总细胞含量等等。”负责人丹·科廷(Dan Curtin)告诉我们。这些测得的数据显示在电脑屏幕上,当时正在检测的样本中,蛋白质含量最高的是3.45克/100克,最低的是3.02克/100克。农场主每天晚上会收到当天牛奶检测结果的短信,获得关于牛群的即时资料。

  金达尔瑞使用“平衡计分卡”法评估牛奶的质量并支付奶农报酬,“农户所获得的收入取决于奶产品中脂肪含量和蛋白质含量,这两个重要营养素的含量越高,农户所获得的收入越高。在我们这里,农民都有历史档案记录,有的已经长达40多年,一旦发现牛奶品质的大幅波动,合作社将会进行干预。”科廷说。林奇家的牛奶蛋白质含量在3.35%~3.9%之间,这会给他带来一个不错的收入。

  春天是奶牛生育期,抗生素使用高发,此时每一个样品必须检查。至于爱尔兰如何防止牛奶中出现抗生素等有害物质,林奇说如果牛生病需要接受抗生素治疗,那么它在接受治疗以及治疗后的一段时间内将会被隔离。它的电子耳标会记录下接受抗生素治疗的情况,金达尔瑞合作社和爱尔兰农业部都会保留这一记录。隔离期间的奶牛每次产奶后,样本都要经过检测,每隔8小时检测一次,直到牛奶符合爱尔兰农业部的标准和国际标准后,才会把它放回牧场。至于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含有黄曲霉毒等中国奶业层出不穷的各种事件,林奇和科廷都表示难以想象。“如果奶源出现任何质量问题,会受到合作社非常严格的罚款,更严重的会进监狱。爱尔兰农民对自己的产品是非常骄傲和自豪的,我们经常会聚在一起,如果谁的产品不合格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农场从来没有发生过。”

  配方奶之路

  金达尔瑞制成的基粉,下一步便进入了惠氏位于爱尔兰阿斯基顿的工厂。阿斯基顿工厂是惠氏全球婴幼儿配方奶的出口商,贸易遍布欧洲、中东、非洲、拉丁美洲、亚洲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超过65个国家。公司生产的婴幼儿产品品种丰富,包括奶粉和即食液体奶两种形式。

  走进工厂大楼,我们便看到墙上贴着“婴儿配方奶百年”的标志以及美国早期的奶粉宣传广告。辉瑞营养品技术开发部高级总监丹·卡拉汉(Dan O’Callaghan)向我们介绍了全球第一罐婴幼儿配方奶粉的诞生。自从大约100年前婴儿配方奶粉出现以来,从此一罐奶粉变成了百宝箱。

2

  事实上,奶粉和牛奶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从进化角度,因为不同物种婴儿的生长速度不同,母乳中的蛋白质含量也有所不同,那些生长速度越快的动物,妈妈的乳汁中含有的蛋白质就越高。比如家畜和宠物出生后体重增加一倍所需的时间,牛是47天,牛乳中的蛋白质含量为3.3%;羊所需的时间是19天,羊乳中蛋白质含量为4.1%;猫所需时间是7天,猫乳的蛋白质含量高达9.5%。相比较而言,人类是生长缓慢的一种动物,增加一倍体重所需180天,所以母乳中蛋白质含量相对较低,仅为1.2%。

  不仅蛋白质含量如此,其他营养成分的含量也不相同,比如小牛增加一倍体重的速度是人类的4倍,牛奶中的钙含量相比也是人类的4倍。这是经过上万年的进化得到的最佳配方,足够满足不同物种小生命的需求。如果牛奶不经过处理,直接喂养婴儿,会带来什么后果?

  19世纪早期,人们还不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把牛奶作为紧急情况下人乳的替代品,比如母亲死于难产。结果很多婴儿因为摄入了过高的蛋白质而出现肾脏功能衰竭,水分从肾脏流失而引发脱水症,引起大量婴儿死亡。问题发生后,人们开始在婴儿奶中加入糖分以降低牛奶中蛋白质的含量,使其成分比更接近人类,但是营养难以得到保证。除此之外,当时还由于喂养器具无法得到有效的清洗和消毒,由此引起消化道感染的问题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率居高不下的首要原因,在夏季,死亡率更是惊人地高达80%~90%。

  到了20世纪初,非母乳喂养婴儿的正确方法及营养补充已成为时代的迫切呼声,此时出现一个奶粉历史上的伟大人物——斯腾博格博士,他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是克里夫兰凯斯西储大学的医学教授。他预见到母乳替代品的重要性,从1910年开始研制模拟母乳营养成分的配方奶。1913年,斯腾博格开发出一种模拟母乳的配方奶,这种以脂肪和油脂混合物恢复的脂肪成分和母乳惊人地接近。1915年,他和同事在美国儿科协会的年度大会上提出了该配方奶的初步报告,随后几年内又在克里夫兰4家婴儿医务室对300多名婴儿做了临床试验。最终,美国儿科疾病杂志刊登了临床试验结果,杂志文章谨慎地宣布斯腾博格的配方奶被命名为“适宜的配制奶”(Synthetic Milk Adapted.),也就是久负盛名,揭开婴儿配方奶历史序幕的SMA,也就是惠氏配方奶的前身。

  当斯腾博格发明了配方奶之后,SMA巨大而广阔的商业价值吸引了众人注意。有人建议他为SMA申请专利,却遭到他的拒绝。他认为科学家应该为人类的共同利益工作,从中赚取私利是品尚低下且不道德的。随着SMA的临床结果公布后,克里夫兰地区越来越多的内科医生要求获得该配方奶粉。若未完全遵照配方进行配制,生产出的配方奶喂养婴儿会导致死亡。为了更好地喂养婴儿以及保证SMA的品质,斯腾博格最终于1919年12月18日申请专利,并授予克里夫兰婴儿医务室和医院所有权利。

  “斯腾博格影响深远。直至今日,不仅许多婴儿奶粉的配方都是以SMA为基础改良的,而且他‘以牛奶为基础,营养无限接近母乳’的观点,今天仍是我们所追求的。”卡拉汉说。

  没有人否认母乳是最好的。这一点,科学家有着各种结论,比如母乳喂养的婴儿不仅能免受大范围的感染,成年后还会智力发育更好,并且降低得肥胖和糖尿病的风险等等。但是母乳的内含物实在太复杂了,除了提供婴儿所必须的营养元素之外,还包含上百种活性物质,这些物质能够攻击病原体,促进婴儿肠道发育,预防感染,增加食欲。更重要的是,母乳的成分随着时间而变化,和婴儿的需求相符合。没有人能弄清楚母乳到底含有哪些成分,可能一个微不足道的成分,或者一个特定的配比,就会对婴儿的发育产生很大的影响。

  但是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妈妈都能用母乳喂养孩子。母亲血液中携带的毒素可能会经过哺乳进入婴儿体内,包括艾滋病毒。一个HIV抗体阳性的母亲哺乳6个月,婴儿大约有4%的机会感染。虽然感染率很低,但是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每年新出现的64万艾滋婴儿中,有一半是通过母乳喂养传染的。为此,世卫生组织建议已经感染的母亲避免母乳喂养。

  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进行哺乳的妈妈选择了配方奶粉。很多国家的管理机构都对婴儿配方奶粉进行了规范,以确保它们的纯度和营养含量达标。接下来就是研究人员和企业要做的了,怎样把配方奶做的更接近母乳?

  正是在这样的理念下,婴儿配方奶变得让人眼花缭乱。企业随着科学的新发现,不断调整奶粉配方。就拿奶粉中最重要的蛋白质来说,也是经过了人工调整的。牛奶中蛋白质的结构以酪蛋白为主,清酪蛋白比(乳清蛋白:酪蛋白)为20:80,而母乳中最主要的蛋白质是乳清蛋白,而非酪蛋白,清酪蛋白比约为60:40。对婴儿来说,乳清蛋白营养价值高,并易于消化。在20世纪60年代,接近母乳的乳清蛋白含量成了人们的期盼。但是,简单增加配方奶中的乳清含量并不可行,必须先从未经处理的乳清中去除大量矿物质。惠氏公司经过长达4年的努力,电渗析工艺被发明,它能去除乳清中95%的矿物质,在增加乳清蛋白成分的同时,不会增加宝宝的肾脏负担,且生产出的乳清更加稳定。

  除了蛋白质,脂肪也要经过调整。在惠氏阿斯基顿的工厂大约15米高的混合塔内,脱脂过的基粉被混合入一定比例的棕榈油、椰子油、大豆油、葵花籽油、卵磷脂等各种脂肪,混合完后接近母乳的脂肪含量。此外,还要添加维生素、矿物质、核苷酸等物质。

  对于这些努力,有人持悲观态度。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撰文说,“模仿母乳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除了婴儿生存所需的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矿物质和维生素,母乳还包还激素、免疫信号分子、抗体,以及活的免疫细胞。它也包含活的细菌能够在婴儿的肠道开拓殖民地,促进对肠道有益的细菌在那里繁殖、定居。这一切太复杂不过。”

  就拿牛乳铁蛋白而言,这是一种存在于眼泪、唾液和母乳中的物质,能结合铁、促进铁的吸收,会影响很多需要铁才能生长的细菌和真菌的生长,在初乳中含量最高。目前,牛乳铁蛋白已经被添加到一些婴儿配方奶粉中,但是有科学家对此提出质疑,认为“这并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故事”,原因在于人类的肠道细胞有特定的受体接受人乳铁蛋白,人乳铁蛋白和这些受体结合,进入肠道内部,刺激免疫系统发挥作用。而牛乳铁蛋白不被人类肠道细胞的受体所识别,所以它的作用并非和人乳铁蛋白一样强大。许多其他母乳中的蛋白质,包括抗体被婴儿吸收,也是基于类似的受体识别。这可能是一些配方奶粉实验结果好坏参半的原因。不过,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一些有争议的东西将会逐步确认究竟有用还是无用,是否会成为奶粉配方中新的一员,对此,卡拉汉表示他们会非常谨慎。

  无论如何,改良婴儿奶粉配方的路终将会一直走下去。针对母乳更容易消化,母乳喂养的婴儿腹泻或者便秘的发生几率更低这一优点,卡拉汉说:“我们开始关注婴儿的消化健康,希望益生菌能更好的在肠道的定植和增殖,提高婴儿的免疫能力。除此之外,我们还关注神经发育,让婴儿的大脑发育更健康。”他所说的这些,又对应着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专业词汇,比如抗微生物蛋白、免疫球蛋白、乳寡糖、生物活性肽、叶黄素、胆碱……这一切不为别的,只为那些嗷嗷待哺的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