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育案例大讲堂是中国第一个由妈妈讲解孕育经验的大课堂,这里--
  • 案例覆盖孕育各个阶段
  • 过来妈咪共同讲解孕育经验
  • 系统整理了常见的孕育问题
  • 你可以随时随地根据需要学习
产前阵痛 所谓的产前阵痛就是胎儿分娩前,子宫收缩所产生的疼痛。当胎儿发育完成,孕期即将结束,子宫会开始收缩,让胎儿缓缓从子宫颈下降,藉由不断地收缩紧绷,推动胎儿。在子宫颈开两指以后,子宫收缩的频率及强度会越来越增加,也就是越来越密、越来越痛,大约3至5分钟收缩一次,每次持续30至40秒;在接近子宫口全开的时候,子宫收缩可密集到1至2分钟收缩一次…… 阅读全文>> 孕妈妈实战案例

案    例:
分娩记
用    户:
MM
宝宝年龄:
2岁5个月
居 住 地:
广东 湛江

周围越来越多的同学和朋友将为人父、人母,有不少朋友问我关于分娩的事情,连日来让我沉浸在自己初为人母的回忆中,这段经历刻骨铭心哪!自从知道叮叮将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起,我就在筹划着,为能顺产而锻炼着、准备着。然而到叮叮40周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习惯了大肚的生活,脑子里萌发出就这样过一辈子的怪念头,不想生了,觉得这样子挺好,对分娩产生了抵触。

2008年6月7日是叮叮的预产期。6月1日晚上11点,突然感到一阵阵腹痛,当时正在跟家人通电话,在讨论着是否要重视困扰了我一周的假性临盆疼痛,我捂着肚子放下电话,心想还有一周才生,不要紧,肯定又是假性临盆,照例关灯、上床睡觉。

上了床,疼痛变得非常有规律了,而且越来越受不了了,倔强的我还在自我安慰:没事,睡着了就没事了。到了午夜1点,不行了,想坐起来都困难了,我想这应该是所谓的阵痛了吧!赶紧伸手拿床头柜上的手机打电话给楼下的家公家婆(当时老公不在家),然后按照早已拟好的计划起床,洗头,1点40分,我在家公和家婆的陪伴下住进了妇幼保健院。(去医院的路上,家婆一直握着我的手,每隔5分钟我肚子一疼就捏她,呵呵,现在想想真是苦了她了。)

家公打了电话给老公,老公从公司赶了过来。一切都和阵痛一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的内心坚强又兴奋——怀胎十月,经历了种种,终于要解脱了!

6月2日凌晨2点,护士检查说:开了一指。我能听见待产房外面在举家传递着信息,阵痛在加剧着,每一次我都鼓励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在阵痛的间隙,我数了一下,待产房共5个孕妇,心想,我一定要比她们先进产房。老公端着热腾腾的面条进来喂我,安慰我说:“相信我,你是第二个进产房的!”

然而,一切非我所愿。

阵痛的剧烈程度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也大大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预期。从6月1日晚上的11点一直到6月2日的下午4点这漫长的17个小时里,我体验到了“极至的痛”,那种痛不是单纯的生理的痛,它似乎纠结着你前生今世所有的痛苦凝结在身体的某一处排山倒海般向你袭来,“坚强”、“忍耐”、“勇敢”都似乎是写在救生圈上的几个空洞的口号,在疼痛的狂潮中根本不堪一击。我披头散发、大汗淋漓、声嘶力竭地在一片汪洋中挣扎着,亲人的鼓励、爱人的呼唤在我看来都模糊不清。我唯一的期盼就是生命的特赦。

然而,医生检查:还是只开了一指。

我要崩溃了。

我大叫:“快给我打无痛分娩针,我要进产房!”医生回答:“不行,宫口没开。”接着给我打了催产素

在催产素的作用下,频繁的阵痛就象是一种剧毒侵入我的四肢百骸,将我全身的力气竭取,想喊,却如鲠在喉,犹如一把利剑生生插在我的胸口,疼,生生的疼啊!

这期间,医生不定时地检查着,不定时地向我宣布着好消息:开两指了……开五指了……开七指了……

在我熬到快灯枯油干的时候,6月2 日晚上7点40分,终于获得了医生的“恩准”,进了产房,因为我终于开了八指…… 阅读全文>>

 

案    例:
产前阵痛(上)
用    户:
菲常靓果
宝宝年龄:
3岁
居 住 地:
广东 深圳

早躺在检查室的床上,身上捆着监视器,手上打着吊瓶,整个一无所事事。从一开始就很小心地留意身上是否有变化,可是肚子很老实,起初预想的阵痛一直毫无出现的征兆。没事干,四处张望一下:右边床一个已经在阵痛的女同胞正在一声挨一声地痛号:妈~~我疼!姐~~我好疼!其母若无其事地坐在床边,随手整理一下女儿的被褥,偶尔回一句:不疼咋生丫!其姐也言笑嫣嫣:我也帮不到你丫!(此处对话请用四川话阅读) 转头再扫视跟我一起进行催产试验的其他2个女同胞,似乎也躺得颇为无趣,看来情况与我差不离儿。躺得腰酸背痛(因为有监视器所以只能仰卧),无聊中与在病床外等待的老公信息卧谈:俺一点反应都厶啊!这得吊到啥时候才能生哇!(此交待一下背景:吊催产素按时间计,吊水一个钟30大元)一点点都厶有么?看来明天也不必再吊了,跟医生要求剖了吧!再看看吧,挨一刀多痛啊!。。。。。。。。。。。。时间很快过去了三个钟头,医生下班了。说好如果吊到5点半都没反应就会停药的,可是六点了还没医生来给我下吊瓶,俺都等饿了都。好容易逮着个护士姐姐,把情况说了一说,人家可痛快了:不想吊就不吊了吧!“啪啪”立马给我把吊瓶给下了,但手上的针头却不拔下来。得,手上插着一根长达寸许的钢针,晚上是甭想洗澡了,觉也不知咋睡,重点是预示着明天还得继续吊。临走前扫了一眼吊瓶里的液体——妈丫,吊了三个钟不过才滴下去不到一两公分,要吊完整瓶的话怕是没一千块是下不去,何况还不知我会不会有反应呢,心底暗自庆幸自己英明果断。出来赶紧张罗着吃晚饭,刚吞了几口,一种很异样的痛觉产生了,阵痛竟然来了…… 阅读全文>>

案    例:
产前阵痛(中)
用    户:
菲常靓果
宝宝年龄:
3岁
居 住 地:
广东 深圳

25号晚上18:30,阵痛开始了。和所有未生过娃儿的人一样,俺一直以为阵痛是肚子在痛,医生问话时也只会问:肚子痛不痛啊? 可是,痛的地方是腰,压根儿不是肚子。

刚开始的阵痛非常快速也很轻微,首先是肚子感觉一紧,这是宫缩,然后腰部快速出现一阵疼痛,几秒后快速消失。因为痛觉出现和褪去都飞快,于是我将阵痛的过程形容给老公时将其描述为“无级变速”,这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疼痛简直能让人产生错觉,不知刚才痛过了没有。不过这种错觉很快就会消失了,因为。。。痛得厉害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一般情况下,刚开始有规律阵痛的时候间隔时间应该是相当长的,一个小时一次或更多,待间隔逐渐缩短到5分钟一次时,就有必要做进一步检查了。不知是不是因药物作用,俺一开始阵痛就是5-4分钟就有一次,每次痛30秒。正纳闷时,听到同房一些过来人在闲聊,俺听到了重要的一句:“有的产妇是腰痛有的是肚子痛,腰痛的情况会生得很快。。。。

如此说来,俺会生得很快咯?心下一阵窃喜,阵痛间隔时间短看来有了理由:快么!连前面那一段都省鸟!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在阵痛间隔多吃点东西,免得到时生了没力气。吃完了晚饭吃牛奶面包,不管吃什么,每一口都得速战速决在30秒内完成,否则会出现东西含在嘴里痛得吞不下去的惨状

阵痛间隔越来越短 ,一两分钟就出现一次。刚开始痛的程度不强,俺还洋洋自得地跟老公炫耀:若只是频率越来越高,痛的程度也就如此这般的话,俺还是挺得住嘀! 没过一两个钟头,俺就有点挺不住了——原来痛感也会逐渐增强,会痛到走不动,坐不下,站不住,躺不稳。。。。

刚开始俺想着躺着能养精蓄锐,于是赖在床上,一只手拽着床头护栏,每痛一次,就拉住栏杆卸力,同时默默练习网上介绍的阵痛期呼吸法。

晚上好容易等到医生来查房了,俺迫不及待地向医生报告:6点半就开始痛了,5分钟一次!(俺自以为离生的时间不远了)

医生说那待会到检查室检查一下吧。

兴冲冲地拿着垫巾去做检查,两分钟后垂头丧气地出来了:宫口只开了一两公分,离10公分开全的要求还早着呢,而且羊水也没破

出来再也躺不住了,心想要改变策略了:到处走一走活动一下可能宫口会开得快些呢

活动了好一排,已是半夜时分,痛得可简直没法忍受了,俺试了几种体位,发现站着比较容易忍受疼痛的过程,但是此时连站稳都是问题。俺只好把枕头垫在床头护栏上,痛的时候往护栏上一趴,头顶着枕头,撅着屁股,估计姿态那是相当地不雅,不过,俺还没有像那些娇嘀嘀的小准妈妈一样叫得哭天喊地,已经够有形象嘀咯…… 阅读全文>>

案    例:
产前阵痛(下)
用    户:
菲常靓果
宝宝年龄:
3岁
居 住 地:
广东 深圳

俺痛得受不了,没得等生下命令,自己就揣着垫巾去检查室插队做了几次检查,结果总是令人失望,还是一两公分的程度,早着呢!人家三公分的都能进产房了,呜呜,俺娘啊,这得痛到几时才是头哇!

时间很快来到5点半,医生检查后终于开了金口:3床,快去拿BB的东西,可以进产房了。


俺一听如获大赦,仿佛一进产房就能马上见到这个在肚子折腾了我半夜的小家伙,赶紧下床准备去拿东西。脚刚沾地,新一轮的阵痛袭来,俺痛得往床柱上一巴,一步也挪不动,医生大叫:3床,你不要这个样子!快去拿东西进产房!

俺忍痛一瘸一拐地挪到检查室外取了东西,医生终于将俺带进了神密莫测的产房。。。。。

俺能看见的是两间大房,房间用玻璃窗隔开,每间三张产床,这床既高且窄,好像火车的中铺。医生指示:上床!俺暗叫:妈丫,俺挪步都困难,还要自己爬上去,哪里提得动腿?医生的命令就是圣旨,没人帮忙就得自己想办法,俺四下一张望,哦,床下有一半高木椅,应该就是上床之脚踏板鸟,于是——我爬我爬我爬爬爬,这怕是世上最难爬的床鸟

借阵痛的间隙打量了一下其他两名舍友,都在小声吱吱哼哼,似乎也没有多痛的样子,怪事。产床没的护栏,为了止痛,俺立马就在床上找到了施力的工具——左右各一对把手,一看便知是为了给产妈生产时使力用的,俺两手一拉,呼,开始战斗吧

本以为一进产房就可以马上生产,结果医生只丢下一句:此人不必理会,宫口才开五、六公分。这下完了,几时才能生呢?墙上有个挂钟,俺想着,一般情况下一个钟头就能生下来,估计6点半应该差不离儿喽,耐心点吧。

阵痛愈发强起来了,伴随着的是一种极强的便意(当然不是真的大便喽,这要是一拉可就拉出一个BB来鸟),痛出的汗水立即打湿了身上的病号服,头发湿掉就不必说了,汗水还在源源不断地从额头流到眼睛里,此时除了抓紧把手咬紧牙关啥也做不了。 俺看两个舍友都矜持得很,于是不敢发出大声响来生怕被人耻笑,只能拼命让自己想着什么阵痛呼吸法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不过很快这一招就失效鸟,当更强一度的阵痛袭来时,俺终于失声哀号——NND扮什么矜持,人都快痛死了还怕丢脸?咱豁出去了!

这一来可好,俺这厢一号,那厢两位同志也深受感染,尤其是我旁边那位,跟我比赛着号哭起来,于是产房里哀号声开始此起彼伏。正当邻床同胞在号哭时,一医生气极败坏地从隔壁产房跑进来:叫什么叫不许叫了!生小孩能不痛么?等下叫得你没力了看怎么生要!一句话撂下又赶紧跑回去忙活。活活,幸好俺当时还没到痛的时候,不然可得一起挨骂鸟

时间很快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持续了两个钟头的哭号,俺终于被多名医生关注了:

“这床是怎么回事?”

“宫口六公分,还没破水”(娘啊,敢情这两个钟我白痛了,宫口几乎一点儿都没再开!)

(怜悯地)“给她人工破一下水吧”

一医生拿了个小东西往我身下扎了几下,随着一股热流涌出俺的心一下子宽了下来:这下可没不会那么痛了吧?医生举了张协议书到我眼前:签个字吧!刚才给你人工破水了。俺想:这时候只要能不让俺痛,就是生死状俺都立马签…… 阅读全文>>

案    例:
肚子产前阵痛
用    户:
娟儿铮铮
宝宝年龄:
7岁9个月
居 住 地:
广东 韶关

丈夫为了在临产前给我更多更好的照顾,他距预产期6.8提前了两周回来陪我,很感动也很欣慰。

5.30日晚饭是在李总饭店里吃的,晚餐丰盛很是美味,让我一饱口福。。。夜里00时,正准备睡觉的时候,肚子有疼痛感,一开始疼痛的间隔时间很长,感觉是隐约的疼痛。直到00:30左右,疼痛感并没有消除而是持续间疼,甚至腰间也有坠坠酸,丈夫笑着逗我说:兴许是晚餐吃的太饱撑着了,还让我今后见好吃的别那么狼吞虎咽。一开始自己想想也是哦,见好吃的就没放过,就这样,俩人就以为是由于吃的过饱导致肚子消化不良,没有经验的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产前的症状。夜里肚子还是间隔阵痛,当时也有意的让老公计时,算算有5分钟阵痛一次,而且每一次疼腰也随之酸酸的,丈夫一边给我搓腰间,一边也给计时,就这样坚持了好长时间,也记不清我们什么时候入睡的,但我很清楚自己当晚睡的并不怎么好,而丈夫也一样。

5.31日早晨05:30时,不知不觉自己醒过来了,那会不知道疼痛感什么时候早就消除了,我若无其事的去上了洗手间,用纸一擦,一点点粉粉的血色固然清晰可见,刹那间我联想到了孕妇手册上写的“见红”,这回总算明了。我马上叫醒了妈妈,告诉她从昨夜到今早的反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