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晚会节目:《水煮三国之三顾茅庐》

2013-11-26 11:56:39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人物:诸葛亮、阿黄(诸葛亮老婆)、刘 关 张 第一幕 三顾茅庐前传

  道具:桌子一个,椅子二个,两个碗,报纸一份 (亮走上台,拿着手机

  亮:喂喂……是元直兄吗?(徐庶为场外音) 徐:你是……

  亮:我是孔明呀

  徐:哦,原来是孔明老弟啊! 亮:请问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不知上回托您向刘总引荐的事办得咋样了。

  徐:老弟托我办的事,为兄自然会放在心上。我已向刘总说了,我说“卧龙、凤雏,两人得一,大业可成” 亮:这……

  徐:贤弟不必多虑,庞统远在京城,刘备想请不易,我料定他三日之内必去你家登门拜访。 亮:哦……如此这般,那就有劳兄台了。

  徐:不必客气,我们马上要准备开会,那就这样了!亮:好的……再会……

  (黄在亮讲电话的途中,端上两碗面,放在桌上)

  黄:相公,过来吃面了

  亮:娘子!我来了……,娘子的面条做得可真香呀(大口吃,黄笑),能娶到娘子你,我孔明幸福呀。

  黄:吃面还这多话,小心耶着……(亮喝了一大口汤,把碗放下))黄:对了!你刚才和谁在打电话呀!

  亮:哦……是我的结拜兄弟徐庶徐元直,我托他给我找工作。他说东汉集团新野分公司刘备刘玄德高级经理,将要到我家拜访。我打算把房子装修一下(看看房顶),免得刘总来了看咱家寒碜。

  黄:你怎比猪还笨啊?(黄拍案而起) 亮:(害怕)娘子,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黄:这是最新的三国日报,你自已看看吧。 亮:董氏集团总经理吕布与总裁老婆艳门照曝光。 黄:你看咋呀!色性不改。左下角那个。

  亮:东汉集团新野办事处人才流失严重,经营业绩持续下滑。 黄:知道什么意思不……

  亮:娘子该不会是叫我不要去吧?

  黄:错!他那公司现在人手紧,他来拜访是求你为他谋事,而不是你求他。好歹我夫君也是南阳经济管理学院有头有脸的人物。怎可自降身份区于人下。这事你得听我的,我保刘总对你刮目相看。

  亮:娘子有何高见?

  黄:保密,把碗洗了先。

  亮:哦(亮端着自已的碗下台)

  黄:喂!你只顾你自已的呀,把我的碗也洗了。(端碗下台)

  第二幕 一顾茅庐

  旁白:就这样2天过去了 (刘关张三人齐上,诸葛亮和老婆在家里喝茶)

  张:大哥,那位卧龙先生真有那么神吗?

  刘:我也不知,但元直和水镜先生这两位高人极力引荐,我倒想还是见见真人有何神通。 关:哼!吹吧!此人如此轻狂,竟把自己与管仲、乐毅两位杰出的经理人相比,他以为他是谁呀。

  刘:不可胡语,说不定此人真有能力让我们公司摆脱困境,死马全当活马医吧! 张:大哥,看这茅屋,想必这就是那嗑睡龙的窝了。我来敲门 刘:翼德,不可是莽撞。我亲自来敲吧!(刘备敲门))亮:有人敲门,刘总他们到了,

  黄:小点声,到里屋躲着去。我亲自去会会。 亮:好好……(进里屋)黄:(去开门)哟,这位是……

  刘:东汉集团新野分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刘备刘玄德特来拜见你家先生。 黄:太长了,记不住。

  刘:你只说刘备来访就行了。

  黄:我们家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 刘:到何处去了?

  黄:他行踪不定,我怎知他去哪了。 刘:那你先生何时呀?

  黄:归期不定,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几天。 (刘惆怅不已)

  张:既然不见人,咱还等什么,走吧!刘:再等片刻吧

  关:不如我们先回去,稍后使人来打探如何?刘:(对关点点头,对黄)嫂夫人,我们暂且离去,若你家先生回来,可告知你家先生。说我刘备来过。

  黄:刘先生好走啊。(刘关张离去,黄进屋) 亮:刘总走了?

  黄:走了。刘总看起来很有风度,比较会为人。 亮:那还用说,想必夫人也是用心良苦。

  黄:我这几天已经托人把你的名声打出去了。南阳有谁不知你诸葛孔明。 亮:低调,低调……

  黄:就你这样还低调得起来。 (两人对笑,灯光暗)

  第三幕 二顾茅庐 (黑幕,道具:纸、笔)

  旁白:至从那日未见到卧龙先生,刘备使人四处打探,虽不得行踪,但所派之人个个对卧龙先生赞不绝口,景仰万分。求贤若渴的刘备更是寝食难安,连做梦都喊着卧龙先生的名字。 张:二哥,大哥是不是疯了?搞得神经兮兮的,见谁都像那嗑睡龙。 关:三弟,大哥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报:刘总,卧龙先生回了。

  刘:真的,云长、翼德,走,我们再去卧龙岗请先生去。 (一男子在读书,与亮同人只是拔掉假胡子)

  均: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

  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 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刘:(刘备等人在外听歌,等歌罢,刘兴奋的冲进去)备久慕先生大名,可惜无缘拜会。今天总算见到先生了,真是万幸、万幸啊!

  均:您莫非就是东汉集团新野分公司总裁刘先生,是否特来见我家兄长?刘:又不是卧龙先生。(有点失望)

  均:我叫诸葛均,兄长今早被朋友邀去了。 刘:你兄长到哪去了!

  均:可能登山,可能泡网吧,可能在股市,反正不知去向。 刘:难道刘某缘份浅薄,竟二次没遇到大才。(长叹一口气) 张:既然先生又不在,大哥,走吧!刘:我既然来了,怎么不问一声就走。

  (对均)听说你家兄长是企业经营管理专家,能准确预测市场前景、规化企业发展战略、制定企业营销计划,是个不可多得的谋才,你可知道吗?均:不知道。(干脆的)

  张:问他干啥呀!今天天气不好,趁早回吧!刘:(对张)不可无礼。

  均:今兄长不在,不敢多留诸位。来日等兄长回来,上门回礼。

  刘:岂敢劳先生大架,数日之后,备自当再次登门拜访。不知能否借纸笔一用。 均:刘先生请随意 (刘在纸在用笔画几下)刘:(起身将书信递给均)劳烦将这封书信交给你家兄长,备告辞。

  均:先生走好(送出门,黑幕)

  第四幕 三顾茅庐

  旁白:转眼又过了几日。

  刘:云长、翼德,我们再去卧龙岗请先生。

  关:我想此人并无实学,徒有虚名而己,大哥,不要为他再迷惑了。

  张:大哥,像这等村夫还称什么专家,这回不用你去,他如果不来,我翼德用一条麻绳将它捆来见你。

  刘:三弟太无理了,你若不去,我同云长去得了。 张:大哥。

  刘:你若要去,不可失礼。 (诸葛亮给黄捶背)

  亮:娘子,你这一空一掉的计策,不知为何呀?

  黄:(拿起那封信笑了笑)相公,我一是看刘总是否真的需要你,同时也是在看老板的真正的为人。第二,以你的才能,我希望刘总能重视你,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师难求。如若得来全不费工夫,那也用之如泥沙。 亮:娘子果然高见。

  黄:不过一定要拿捏得恰到好处。极有分寸才行,不然会痛失良机。 亮:依娘子之见,时机何时到来呀?

  黄:很快很快。若刘总再来拜访,你先耐住性子睡上一觉,再与之谈论市场风云变化,便可

  大功告成。

  亮:娘子……(佩服的眼神)(刘关张提着礼物上,亮睡觉) 刘:卧龙先生可在啊? 黄:在…(黄开门)

  刘:见过嫂夫人

  黄:只是我家先生在午休中。

  刘:这样呀!那不用通报了,我进去等他。(对关张)云长、翼德,你们且在此等候。 关张:是

  (亮仰卧,刘在旁守候,关张,坐在地上)

  张:大哥怎进去这久也不见出来,待俺去看看。(看到此情景)

  张:(对关))这先生如此傲慢!见我哥哥侍立阶下,他竟高卧,推睡不起!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

  关:三弟,别这样(劝住翼德)(亮翻了一个身,背向观众)刘:(对关张)切勿惊扰

  亮:(伸了个懒腰)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黄:相公,刘总在此等候多时了。 亮:哦!为什么不把我叫醒?

  刘:新野分公司的刘备,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特来拜会。 亮:南阳野人诸葛孔明,蒙刘先生多次枉顾寒舍。实在过意不去。

  刘:哪里哪里(黄倒茶,关张进门))亮:请坐!(两人坐下)昨观书信,足见刘先生对企业未来地发展忧心忡忡,但只是亮年少才疏,恐让刘先生见笑了。

  刘:水镜先生、徐元直强烈推荐先生,先生必有高人之处,还望先生赐教。

  亮:我一村夫哪能与这两位德高望重的管理大师相提并论……不当之处望多多见谅。 刘:先生请讲

  亮:天下诸侯出来混的很多,可是只有两个人很拽,可称英雄。一是曹操,二是孙权。

  刘:那我该如何呢?

  亮:曹操出道早,手下多,得天时,孙权占据铜锣湾富庶之地,有地利。您可以和派出所、工商税务搞好关系,得人和也。 (刘点头,两人比划着聊天)

  旁白:两人一见如故,推心至腹,聊得甚是开心,一转眼3个时辰过去了。

  亮: 要想让产品占领中原市场,必先以荆州作为根据地,而后大力开发西川市场,此时便可三分天下。

  刘: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愿请先生作我们公司的首席顾问,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亮:(站起)承蒙刘总不弃,亮愿效全马之劳。

  刘:(站起)现在就跟我们走吧。

  亮:行,诸位可先在外等候,我与娘子说几句话就过来。

  刘:好(刘关张下)

  亮:娘子……(深情对望)俗话说得好,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优秀的女人。谢谢你……我要走了……不知何时能归…… 黄:注意安全……常写信回家……

  亮:嗯!我走了……(亮后退着走,做道别的姿势下场,黄一直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