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部门为何没及时隔离大陆第二起甲型H1N1流感患者

2010-05-21 14:44:23出处:太平洋亲子论坛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针对大陆确诊的第二起甲型H1N1流感,舆论质问最多的是:有关部门从知晓吕某病情到列车进站,尚有30多分钟时间,为何没有立即对同车厢乘客采取隔离措施?对此,济南市卫生局官员给出了三点理由:一是“疾控中心要调‘120’负压车,要通知定点医院,疾控人员还要穿隔离服,一级防护,到车站还需要10分钟,根本来不及通知”;二是“铁路疾控部门和我们只有业务往来,没有直接联系”;三是“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在没有确定疑似病例的情况下,我们无权对同车抵济的其他人医学隔离观察。”

  如果要把济南卫生局的解释总结成一句话,大概就是:这事儿不赖我,我没有任何责任。可事实上呢,给铁路部门打个电话需要多少时间?即使和铁路疾控部门没有直接联系,通过电话联系到列车工作人员,肯定也绝非难事。至于有没有权力对同车厢乘客实施隔离观察,我相信在告知实情之后,绝大多数乘客都会主动配合而根本无需强权强制。更何况,同车乘客对于吕某病情应该享有知情权,不告诉他们实情,让他们对可能被感染毫无警惕,且继续把病毒传给家人朋友,这难道不是更大的权利侵犯吗?

  既然是一个明显的疏忽,那么就应该坦然承认错误,而不是想尽办法来编织理由卸责。事实上,公众的质疑也并非针对任何官员,而仅仅是针对事件中的明显过失而已。7号车厢共有44名乘客,现在只找到19名,对于不是实名制的火车乘客,想要迅速找全难度很大。有关部门对于当时只顾疑似患者不顾同车乘客的错误防疫思维,应该有一个诚恳的反思态度,并为此向公众道歉。

  可惜的很,不仅是济南卫生部门,包括铁路部门和患者吕某在内,我们见到的几乎全是卸责言辞,而根本没有任何承担责任的表示。比如铁路部门就说,没及时对同车厢乘客采取隔离措施,“主要是因为患者本人没有向铁路工作人员反映发热情况,站上和车上工作人员也没有接到地方相关部门的情况通报。”可是,吕某在上车之前已经存在体温异常等多种症状,为何铁路部门的监测系统毫无反应?铁路部门难道只能坐等乘客自报问题或者坐等相关部门通报疫情吗?为何我们见不到铁路部门藉此反思,而只是一味卸责?

  在这起疫情中,对公众缺少一个道歉的,不仅是济南防疫部门、铁路部门,更有患者吕某本人。虽然他不幸感染病毒非常值得社会同情,但是他的一些行为确实非常缺少社会责任感,对他人生命健康缺少起码的关怀与尊重。来自加拿大的留学生吕某,不可能对甲型H1N1流感缺少基本的了解。假如他在自感身体不适时,能够及时就医,而不是仍然坚持上火车,并且只将消息告诉家人而根本不告诉列车工作人员,那么病毒就会大为减少传播的机会,很多人就不会有被感染的可能。

  疫情当前,需要政府部门和所有公民更多的共同担责,而不是毫无责任感地互相卸责。就政府部门而言,应该将防治方案准备的更认真更细致,并及时反思工作疏忽补阙罅隙;就公民个人而言,不仅要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也要对社会和同胞负责,自感不适时及时就诊,需要医学隔离时积极主动配合。那些正在被政府部门寻找的隔离对象,如果知道消息,不要害怕麻烦或者其他什么,应该第一时间和当地卫生防疫部门取得联系。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对于疫情防治至关重要,惟有人人起来负责,方能免于人人被动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