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猪流感,我们应该紧张还是放松?

2010-05-21 14:42:20出处:pckids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这是一则让人猝不及访的冰冷消息,如今超过百名罹患者非正常死亡,当消息仿佛一夜之间传来,没有谁不为之觳觫和忧虑,目前的态势仿佛正如哲学家休谟所描述的那样,“我们既没有足够的智慧预见未来,也没有能力防止那些使我们不断受伤害的不幸事件发生,我们被悬挂在永恒的疑惧之中……”

  事实的确如此,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将此次猪流感爆发比作第二次SARS,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则表示,新病毒有可能引发全球大流行病。墨西哥已有数千人感染猪流感,而游客或已将猪流感病毒带至全球。最让人惊悚的是,此病毒已被证实经由人—人形式传播,这就埋下了全球爆发的伏笔。而且,该病毒包含有禽流感、猪流感和人流感三种流感病毒的脱氧核糖核酸基因片断。态势如此诡谲和峻迫,以至世界卫生组织25日警告说,猪流感疫情已构成“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态”,所有国家都应加强对非正常暴发的流感类疾病和严重肺炎的监控。

  毫无疑问,这不是墨西哥和美国的劫难,这是整个人类的劫难,面对这场杀向人类的战争,我们不能隔岸观火,不能幸灾乐祸,也不能无动于衷,唯一的选择就是未雨绸缪,就是直面现实,并与世界携手,同仇敌忾。

  应对猪流感,需要拿出如临大敌的精神状态,宁可拿出最大的危机意识,也不可掉以轻心,不能事不关己,更不能认为这只是少数国家的遭遇,离我们还很遥远。这种思路应该摈弃。笔者注意到,在大多数城市,我们并非有足够的危机意识,更不要说有什么具体的应对之策了,当前世界已成地球村,莫再盲目乐观“ 风景这边独好”,更不要等到事到临头了,才恍然惊觉,粗糙应对,到时一切就来不及了。

  应对猪流感,需要应对三种危机。一是猪肉危机。众所周知,禽流感爆发时,感染的鸡全都死于非命,疯牛病爆发时,牛陷入危机。这一次猪也难逃劫难——尽管一些患者并未接触过猪,但猪的命运必然难逃鸡、牛悲剧。而猪一旦大面积感染,所牵扯出的猪肉危机便必然发生。殷鉴不远,猪肉价格上涨,所引发的消费恐慌让我们历历在目。二是精神危机。如今,猪流感的阴影已经笼罩在我们的上空,闻者几乎无不担忧和惶恐,如何避免公众过渡惊恐,而又不会盲目乐观,这需要政府部门理性面对和心理干预。三是社会危机。每一次世界性的公共卫生事件,都引发了整个社会的危机,这一次自然难以例外,如果没有必需的未雨绸缪,如果政府部门不具有危机意识,不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智慧,不解决公众的预期和要求,社会便会陷入忙乱、埋怨甚至激愤之中,从而导致普遍性的危机。一个细节不能不提,此次墨西哥发现的猪流感病毒感染者大多为抵抗力较强的中青年人,这和1918年至1919年在全球造成4千万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非常相似。好在我们相关的职能部门并没有袖手旁观。但无论如何,猪流感的肆虐都是对人类的一次提醒和警告。科技学者詹克明曾称:“人类在发展中堕落,在科学中愚昧,在叛逆自然中自掘坟墓。忤逆自然的人类将不会在大自然中寿终正寝。”可以断言,每一种病毒的生成和侵袭,都是其来由自,与其说是病毒的侵犯,不如说是人类自身种下的恶果;与其说是病毒打扰了人类的平静,不如说是人类首先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这是病毒被惊扰后的一种报复。

  是否紧张取决于你问谁。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世卫组织的官员们强调,尽管猪流感流行局面很严重,但他们采取了充分的预防措施。奥斯特霍尔姆称,到目前为止,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工作非常出色。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猪流感看起来并不严重,它并不像2003年的SARS那样严重,SARS病毒当时是一种完全新型的病毒,没有明显的治疗措施。在美国,流感季节正在结束,这使公共卫生官员们可以更加容易地识别猪流感患者。人们可以采取简单的措施来自我保护(经常洗手,咳嗽或者打喷嚏时应该掩住口、鼻、少去人多的地方、在感觉不适的情况下不要外出旅行。不过,真相在于每个流感大流行都是不可预测的,对于新型猪流感,我们还有许多不知道的东西。我们已有二十多年未遇到流感大流行了,我们处于未知的领域。惊慌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特别是采取未经过认真思考的措施,例如关闭国际边境,这只会使公共卫生反应复杂化。但我们也不能淡化处理真正的薄弱之处。这将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短跑比赛——人们要作好充分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