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首次证实“神医”张悟本非高级营养专家

2010-06-02 10:55:43出处:腾讯网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5月28日,在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开的预防保健相关问题媒体座谈会上,卫生部官员明确,关于营养方面的技术职称考证和公共营养师的考试,都没有张悟本其人。

  5月28日,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副主任陶茂萱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卫生部门在营养专家认证上做了两方面的考试,一个是技术职称考证,一个是关于公共营养师的国家职业资格考试,但是经过查询,在这两个考试里面都没有查到张悟本的个人信息,他个人说的卫生部首批高级营养专家,是不属实的。”

  这也是卫生部官员首次公开否认张悟本的专家身份。

  张悟本的养生理论中,每天一斤绿豆煮水喝能治近视糖尿病、高血压还能治肿瘤,补钙能够降血压……除了以上养生言论外,简历造假也成为其受指责最多的内容之一。

  之前有报道称,张悟本所谓的“中国中医研究会健康分会理事”的身份根本就是编造的。另外,媒体报道显示,北京大学医学部也宣布,张悟本未以任何形式在该校接受过教育。

  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顾问温长路指出,中医药在几千年的实践过程中,在预防疾病和治疗疾病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老百姓相信它的实效。假医假药打着中医药的旗号是借助了老百姓的感情。

  ■ 相关新闻

  农业部:绿豆涨价因供不应求

  昨日,在农业部记者会上,农业部种植业司副司长马淑萍在谈到今年绿豆价格上涨时表示,现在人们对健康越来越重视,绿豆的需求确实是在增加。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最近有一本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我翻了翻这本书,好几种病的治法就是喝绿豆汤,甚至有个药方一天用5斤绿豆。我感觉到,现在吃绿豆的人多了,一方面我们供给减少了,一方面消费需求增加了,市场价格就会上升。”

  ■ 追问

  1 张悟本没有行医资质,能否公开进行健康讲座?宣传“疗效”?

  卫生:未触及诊疗行为很难查处

  朝阳区卫生局副局长陈开红:从目前张悟本宣传的内容上来看,他所谓的绿豆、茄子、钙粉等食品的神奇效果,属于食品养生保健的效果,无法界定为诊疗行为;另外中医保健理论中也的确有“食疗”一说,自古民间也多有“食疗”的应用,所以只能说张悟本对“食疗”的宣传夸大其词,但未触及诊疗行为,也没有开药,凭借卫生部门的执法权限很难进行查处。

  工商:根据卫生部门认定来处理

  朝阳工商分局:从目前检查来看,悟本堂没有药品销售,持有的是食品流通许可证。在悟本堂公司的法人代表以及股东构成里,都没有张悟本,张也没有行医资质,因此需要卫生部门认定其到底算不算“非法行医”,再做进一步处理。目前配合卫生部门对悟本堂的检查已告一段落,暂时未发现违反工商法规的情况,因此没有立案。

  2 张悟本的“特需号”2000元一个,此行为是否允许?由谁监管?

  卫生:咨询费不属医疗收费范畴

  朝阳区卫生局副局长陈开红:张悟本是在“中医”和“食疗”之间偷换了概念,非常可恶,但他目前收取的费用,标明是健康咨询费,这项收费也不属于医疗收费和医政监管的范畴。只是张悟本借一些患者“有病乱投医”的心理,又混淆“治病”、“挂号”和“健康咨询”之间的概念,来高价收费。

  工商:咨询费高低属于市场行为

  朝阳工商分局:“悟本堂”经营范围里是有咨询项目的,收咨询费没有问题。至于收费的高低则是一种市场行为,法律法规并没有禁止,咨询费也不属于国家价格调控范围内,但收费必须对外向消费者明示价格。

  另外,价格方面的问题一般是由发改委物价部门来监管。

  ■ 专家建议:一药治百病肯定有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卫生部原副部长王陇德表示,宣传一药治百病,或者某种东西可以治多种疾病,这就是有问题的。

  王陇德提醒,对提出颠覆传统健康观念的人,要看看他这种观点能不能拿出科学证据。另外,还要弄清宣讲人资历是什么,有没有医学或营养学的背景。公众可以咨询相关政府部门,来了解有关方面以及他个人的情况。同时,公众还可以从权威的专家处了解情况。

  他建议,科普市场应通过立法来规范。“科普首先是要科学,才能去普及。作为科普这样行业,行政部门应有最低标准,应该通过立法来规范。”

  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顾问温长路认为,在中医科普上,政府部门应推出专家、培养专家。同时,媒体宣传一定要有选择性地推出专家。

  悟本堂昨日暂停营业

  ■ 现场

  昨天上午9时许,国家奥体中心西南门内的悟本堂大门紧锁,不时有求诊者在门前徘徊。大门口站岗的保安表示,由于体育场内正在召开国家机关职工运动会,场馆内的所有经营场所,均未开门。悟本堂的咨询热线也称,因公司所在场地举办大型活动,暂停服务一天,下午1点半后再恢复。

  患者中多数来自外地,此前已打过电话,不过由于要交2000块钱才能排号接受正式咨询,故均未排号。等待期间,还有人翻出了随身携带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

  下午1点半后,悟本堂并未如约开门。

  据奥体中心门卫描述,春节后悟本堂才在此营业,每天都有操着各地口音的患者来求医。

  至下午3点10分许,雨量加大,如豆大的雨滴落下,患者们才不得不散去。

  ■ 个案

  “食疗”20多天后贫血

  家住回龙观的孟大妈60多岁,4月底第一次在书店看到张悟本的书。

  “不费钱、不费劲”,孟大妈给两个女儿和自己都买了一本,照书进行食疗。

  孟大妈说,她每天中午正餐前都生吃苦瓜,晚上吃茄子、柿子椒,且坚决不用油炒,老伴都被迫得另起锅灶做自己的菜。

  坚持了20余天后,孟大妈常感觉腰无力、眼前发黑,而用测血糖的针扎中指时能滴出来的血越来越少,上周坐地铁去人民医院一查,发现血色素已从12.5降到了11。

  “宣传他时铺天盖地,出了事也没人给个说法”。

  “仍然是最后一线希望”

  来自山西运城的杜思太兄弟俩在等候的患者中最为安静。杜思太的弟弟不愿具名,他年约六旬,脸色蜡黄,站的时候长了就伏在垃圾桶上。“医生不说我也知道,可能是癌”,他指着肝脏说。

  家人说,他从去年就在当地的大医院就诊,也坚持吃药但不见疗效,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来找张悟本,“既然中央4套都播他了,那可是往海外播的”。

  而对于近日媒体对张悟本学历、身份的诸多质疑,杜思太兄弟俩认为,可能是张悟本说话太狂傲得罪了什么人,但并不妨碍他能治病。

  反思中医养生宣传思路

  ■ 部门说法

  昨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局正在对张悟本个人的资质进行调查,同时也对张悟本现象密切关注和反思。

  该工作人员说,张悟本在宣传食疗理念中,对其个人身份的描述,多有夸张和虚假成分。

  不过,这位工作人员认为,更值得关注和反思的是张悟本现象,反思中医养生保健、食疗保健的宣传思路。国家中医药局也考虑今后和相关媒体积极配合,希望媒体在宣传养生保健理论时,对发言的专家身份提高门槛,多做核实把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