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山东肉羊也是瘦肉精养出来的

2011-10-26 10:50:02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肉羊是山东东营市盐窝镇的支柱产业之一,该镇拥有农业部确定的定点市场。不过,在盐窝镇,羊喂食瘦肉精并不是秘密。根据当地官网的消息,这里的羊肉销往北京、大连等十七省市。

òûê3èèμã

  当地称一直在严打瘦肉精,不过养羊户摸索着对付检测的不同方法。而记者调查发现,有被查出“疑似”瘦肉精的只是把羊赶回家,养羊户会待羊排出残留后再去检测。

  有当地官员认为是否严格执法是能否制止瘦肉精的关键。而要发展绿色食品扩大产业,瘦肉精当是先要根除的元素之一。

  凡有陌生人来访,山东利津县盐窝镇的养羊户刘全,第一件事便是看对方腋下是否夹了包,以此判断是不是“私访”的。

  这“经验”来自山东电视台生活频道的暗访报道。面对电视镜头,受访的养羊户毫不避讳给羊喂了“小料”。

  电视一报道,养羊户们紧张了好一阵子。

  在东营市利津县,当地人说的“小料”是指瘦肉精(盐酸克伦特罗),当地也称八宝料。

  盐窝镇有山东省肉羊第一镇之称。据报道,该镇规模养殖户达到1000多家。

  双汇“瘦肉精”事件后,今年4月7日,山东省发了紧急通知,严查瘦肉精。4月18日,国务院食品安全办下发了《“瘦肉精”专项整治方案》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为期1年的专项整治行动。

  不过,在利津县,瘦肉精更像公开的秘密。记者在当地多个养殖户家中见到了不同形式的瘦肉精,药片、原粉和石灰粉掺的瘦肉精。

  多名养殖户称,瘦肉精很容易买到,“缺了就骑摩托车买一袋”,或者打个电话便有人送货。当地也曾有贩卖瘦肉精者被抓的传闻,但没人知道具体结果。

  肉羊是该镇支柱产业之一。按规定,待售肉羊必须经检验检疫合格,方可屠宰或出售活羊。有当地官员认为,是否严格执法才是杜绝瘦肉精的关键。

  羊肉紧俏

  一名宰杀工瞅了眼地上的羊,“后腿的肉这么瓷实,颜色好看,十有八九是喂小料了”

  9月29日,山东利津县盐窝镇鲁北畜产品第一大市场(以下简称大市场)内,杀羊工们说笑着,向宰杀车间走去。上千只肉羊被捆绑四蹄,放在地上。

  根据大市场官网的信息,鲁北畜产品第一大市场1997年建成使用,占地250亩,集屠宰、交易、批发于一体。年屠宰交易肉牛10万头、肉羊超百万只,交易额过10亿。是山东省十大专业商品批发市场之一、农业部确定的“全国第十三批定点市场”。

  四五年前,盐窝镇肉羊养殖大规模兴起。养羊户最大规模千只以上,身家百万的养羊户,在当地不是新鲜事。曾有报道称,当地农民“发羊财走上致富路”。

  今年9月末,大市场内羊腔子(去除头、皮毛、内脏等)交易价屡屡刷新,每斤约20元。年初时还在14元左右。市场上不时传出外地客商排队收货的讯息。养羊户们坚信羊不愁卖,价格还会再涨。

  大市场里,一车车羊腔子开往附近冷库。根据大市场官网的信息,这里的羊肉运往北京、河南、江苏、大连、天津等17省市。

  市场人员称,北京几年前算得上盐窝镇的大客户,近年业务有所减少,隔三差五也会走几车。

  9月29日,宰杀车间,一名工人瞅了眼地上的羊,“后腿的肉这么瓷实,颜色好看,十有八九是喂小料了”。

  不过这与他并无关,他盘算的是,一天能杀多少羊,得多少钱。一只羊的宰杀收费15元,他能得10元。

  执法与羊群回家

  有宰杀工和经纪人称,9月末至少8个羊群检测不合格,这些羊群都被赶回家去了

  9月29日中午,利津县畜牧局检验人员手拿试条和纸杯,诸多羊群在等候被提取尿样检测。按规定,工作人员长期在市场驻点,所有牛羊的宰杀买卖都要经检验检疫。

  按执法人员指定,养羊户在几只羊身上采了尿样。几秒钟后,盐酸克伦特罗试条显示为阳性。

  据利津县畜牧局局长高鹤令10月24日介绍,当地检测瘦肉精的试条主要为盐酸克伦特罗,另有莱克多巴胺和沙丁胺醇试纸。

  养羊户上前和执法人员搭讪了几句,没起作用,摇摇头,晃动皮鞭,将几百只羊赶回了紧邻大市场的前邢村。

  “不是喂瘦肉精的量太大了,就是停药停晚了。”刘全说,不排除这户人家胆子大,始终没停止喂小料。

  养羊户刘全和宰杀工们对这个场面并不陌生,他们说,近来检测严格,每批羊都要检测。

  按照瘦肉精专项整治方案,9月份正值集中整治阶段。

  东营市官网消息称,利津县进行瘦肉精排查清剿,在养殖、贩运、屠宰、生产加工、销售、餐饮等多环节展开专项整治。

  9月30日,利津县畜牧局局长高鹤令说,该局多年来在大市场派驻10多名检验检疫人员。在肉羊出栏前,检疫人员会入户对羊抽检,合格的羊才能被赶往市场。羊群被赶到市场上的检测是复检。

  按照市场内多个经纪人和宰杀工的说法,9月26日前后,有县领导视察,有4群近千只羊检验没过关。他们称,9月末至少8个羊群检测不合格,这些羊群都被赶回家去了。

  10月24日,高鹤令介绍,按程序,一旦检测呈阳性,意味着“疑似瘦肉精”,县畜牧局还会将取样送到省里进一步检测。如果确定是瘦肉精羊,羊要无害化处理(高温炉焚或深埋)。

  对于记者看到的检测不合格羊群赶回家的情况,高鹤令称自己任期的两年内,常去大市场视察,没发现这种情况。

  用“羊托儿”应付检测

  养羊户有不同的应付方法,如果是夏天提前十几天给羊停药,便检不出

  刘全说,要让羊检测过关,是有技巧的。不过他感到最近更严格,“风声有点紧了”。

  按养羊户孙长杰的经验,夏秋季节,肉羊出栏前十几天停药便可,这个季节羊习惯性多喝水,瘦肉精残留容易排出,检不出问题。必要时会给羊喂些利尿的葡萄糖。但到冬季,即便给羊灌葡萄糖,也并不保险。

  “要是罚几万就白干了”。孙长杰他们称听说镇上有人被罚过款,不过不知具体是谁。

  刘全曾用别的方式逃避检测。他在上一批几百只羊中,抽出6只提前20多天停药,并在这些羊身上做了标记。进市场检测时,这几只羊顺利被抽取了尿样,其他几百只羊顺利过关。

  这6只羊被悄悄赶回了家。之后,每到亲朋的羊要进市场时,这6只羊便借去使用,每次都顺利通过检测。

  借一次羊1000元,6只羊为刘全带来了六七千元的额外收入。

  除此,刘全说他还从其他养羊户那里学了一招,身上揣着管子,里面准备好能过关的羊尿。遇到检测时,找机会把羊尿放进试杯。这一招后来被执法人员识破了,不再灵验。

  若检出不合格,对于孙长杰来说是很大损失。他家距离大市场十几公里,需要用三轮车运输,等把羊赶回家,会有一批因颠簸、不进食死去,“当天就得杀了”。

  孙长杰说,他去年养的一批羊检验不合格,后来他从大市场雇了宰杀工,在家宰杀,然后偷偷将羊腔子运往冷库,随后被客户拉走。他称那批羊搞到了检验检疫手续。

  9月28日,在大市场上,几名屠宰工称,曾有过到养羊户家中宰羊的经历。

  盐窝镇副镇长王中民称,如果发现养羊户私宰,有关部门会对羊无害化处理。他称2009年前后,主管部门无害化处理了100多只私宰的羊。

  瘦肉精带来的收入

  李建国和邻居同时购进300多只羊苗,喂一样的饲料,他没喂瘦肉精,最终少收入一两万

  刘全养着300多只羊,两月后出栏。当地人喂羊的存栏周期在80天左右。

  刘全说,一般是在羊苗喂养四五十天后,膘满肉肥时,开始喂瘦肉精。根据瘦肉精的纯度和政府检查的宽严,掌握药量和停药时间。

  刘全家墙角有个一百斤装的袋子,无标志,装着半袋灰色粉末,便是瘦肉精。这是刘全花600元从市场附近的一村民家买的。

  刘全说,现在喂瘦肉精的量比从前小了,而且大家都不敢声张,不像前几年,“敞开喂,没人管”。

  根据当地多名养羊户描述,这些“石灰粉”每袋的进价从550元到1200元不等。价格越高,纯度越高。

  除此,还有一种形状如米粒大小的原粉,是刘全以50元每斤的价格从熟人手里购进的,“喂一次一小茶碗”。

  据介绍,羊油(肥肉)很不值钱,羊肉要瘦肉才值钱,瘦肉精的作用是把快速催肥的肥肉变瘦肉。喂食瘦肉精后,每只羊能多出三四斤瘦肉。

  盐窝镇后邢村李建国算了一笔账,他和邻居同时购进300多只羊苗,喂一样的饲料,自己家上批羊没喂瘦肉精,邻居收入了八九万,他则少收入一两万。

  养羊户孙长杰上批羊也少赚了近两万。他是买到了假瘦肉精。去年,他花了3000元钱买了一件瘦肉精药片,80天后,羊长得圆圆鼓鼓。孙长杰说,当时心悬在了嗓子眼。把羊拉到市场的那天,宰杀工一刀下去,老孙心凉了半截,“一刀下去一包子油,我一哆嗦,知道上当了”。

  现在,老孙的又一批新羊购进十几天了,他再不打算喂药片了,打算喂“石灰粉”。

  “严打”下依然有销售

  养羊户刘全说,盐窝镇不缺瘦肉精,想买,就一定买得到

  尽管痛恨卖假药的人,老孙还是不愿说出名字。他说万一出了事,全村几十个养羊户会戳他的脊梁骨。

  他能说的是,他的几个卖家都是打电话送货。

  此前,山东电视台生活频道曝光盐窝镇给羊喂瘦肉精的事后,养羊户们紧张了一阵。在盐窝镇的多个村子里,大家还在流传描述电视场景,“羊吃了小料,闷闷儿(音)地长”,“俺们这买小料比买洗衣粉还方便”。

  老孙和别的养羊户一样,痛恨电视画面里的几个养羊户。他认为这些人把养羊户害了。

  孙长杰说,他一个朋友的孩子因为倒卖瘦肉精被抓过,“听说抓了两个人,后来罚了几万才放了人”。

  今年3月,山东省畜牧兽医局曾印发张贴《告广大养殖场户严禁使用“瘦肉精”书》,告知书称,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瘦肉精”的,除处罚金外,视情节严重要处以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4月7日,山东省的紧急通知中也强调“法定范围内的最高限处罚”,“杜绝以罚代刑”。

  不过,养羊户没听说过有判刑的。多名养羊户称,当地有个叫“小东北”的经营瘦肉精被抓,但他们不知道下文。

  利津县畜牧局局长高鹤令、利津县公安局一宋姓副局长都称知道有瘦肉精被抓的案件,但称不知更多细节。

  与鲁北畜产品大市场一墙之隔的南北街上,林立着数十家经营饲料、兽医药的商铺。

  9月23日,记者拨打了十余个饲料店招牌上的电话,其中一家店主称,可以外卖“小料”。

  这名店主称,他的药不想零散卖给当地人,怕麻烦。如果有外地人购买,无论是半吨还是一吨,肯定有货。他反复强调现钱现货。

  刘全说,他知道的瘦肉精贩子就有十来个。他的一个朋友便是销售瘦肉精的,他听朋友说,部分瘦肉精原粉来自河北,听说在河北、山东界碑附近交货,再自行勾兑。这个说法未得到证实。

  他说盐窝不缺瘦肉精,只要养羊户想买,就一定能买得到。

  绿色食品期待

  一名老经纪人认为,盐窝镇要发展绿色食品,就没人喂瘦肉精了

  在刘全的村里流传着一个段子,因盐窝镇的羊喂瘦肉精,很多北京的客商拒绝到当地购羊,转而向河南进羊。有人便将盐窝的羊运到河南,河南再卖给北京客商,“吃的还是山东羊肉”。

  据内部人士透露,去年有河北畜牧系统的干部前往盐窝考察,打算引进肉羊。但发现该地投喂瘦肉精,最终取消计划。

  盐窝镇副镇长王中民认为,“只要抓得严,宣传到位,管理制度能持之以恒,群众也不敢冒险”。他认为,养殖户几十万的投资使他们不敢冒险,喂瘦肉精的风险之大犹如赌博,若肉羊被无害化处理,足以让养羊户“破产”。

  10月25日,东营市畜牧局副局长葛怀舟称,山东省和东营市都不定期前往养殖区检查,去年曾在利津县区域查获一车含瘦肉精的羊腔子,无害化处理了。后将案件移交给公安机关

  葛怀舟称,贩卖瘦肉精是地下行为,存在打击难度。市里为打击瘦肉精设立了有奖举报电话,但至今尚未开出一笔奖金。

  对于记者调查到的瘦肉精现状以及检测存在的问题等,葛怀舟说,会马上调查核实,一旦发现问题,将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2007年和2009年,盐窝镇先后举办过两次“中国利津肉羊文化节”。盐窝镇也因为这一肉羊产业,被山东省经济学会、山东镇域产业发展论坛组委会评为“山东省肉产业第一镇”。

  据了解,盐窝镇的大市场,计划在中间空地上建更大的吊宰车间,无论是宰杀规模,还是卫生条件,都将有很大提高。

  一位刘姓老经纪人认为,有肉羊品牌、规模,又有发展定位的盐窝镇,要发展绿色食品,以后就没人喂瘦肉精了。

  刘全并不十分了解大市场的规划,他有着自己的小规划,养牛。

  他称当地农民也给牛喂瘦肉精,不过,目前相关部门的检测重点是羊,对牛的检验检疫,比羊要宽松。他说,养羊风险大,说不好就会把半个家业毁了。

  眼看着牛肉的价格开始走高,他计划着要搭建几个牛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