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师是地震后从广州赶赴地震现场为灾区人们进行心理辅导的众多心理咨询师之一。他是一个真实而率性的心理咨询师,他很善谈,常常一说就停不下来。他说,心理咨询一点也不神秘;他说,地震一样会影响我的情绪;他说,在四川看到别人在废墟上拍照会很生气;他还说,其实我们都是灾民……
 
其实催眠只是一些强烈的心理暗示,是受催者对语言或者行为的反应。
我们不敢随便拍照,甚至我看到别人在废墟拍照还会很生气,觉得这是对亡灵的亵渎。
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你猜猜我以后会从事什么工作?我猜不到,我根本不想费神猜。
我们每天去南海东软学院给1600个学生做义务的心理辅导,单程过去都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地震一样会干扰我的情绪:

那时候我会突然发脾气,但不是对人。这也是从事心理咨询人员的特点,我们会找薄弱的地方发脾气。12号当天晚饭后我带着我们家的小狗去散步,小狗很亲热的过来蹭我的裤腿,我很生气的一脚踢开了它,一般你踢它,小狗会以为你在跟它玩,又继续粘上来,然后我再次狠狠的踢开了它。这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受干扰了。14号晚上也这样,回到家里无缘无故的发脾气,感觉身体非常热。买了瓶冰冻啤酒回家找不到起子,其实想找的东西明明就在茶几上,可是我没有看到,就发火了。当时我知道自己受到干扰,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
【点击进入太平洋特聘专家李永华的博客】
  有一个小男孩印象特别深刻,他展现出来的阳光淳朴让我非常感动,也加深了我无法帮助他们的无力感。   我们都是灾民。特别是一些孩子。我接到的一个最小年龄个案,求助电话是一个五岁小女孩的妈妈打来的。  
  儿子平时很小气,小学的时候捐款活动,我给他五元他会只捐两元,回来还会编造很多理由为自己辩护。   我们去灾区的汽车志愿者捐献的,能开还不错我经常搬个小板凳坐在上面我们去灾区汽车,志愿者捐献的。
  小男孩主动要求跟我们照相,会捧着你的脖子很亲热的说:你看我照相的姿势是不是特别像模特呀?我这个pose是不是特别好看?他的话语感染着我们所有人。在灾区,这样的孩子很多,乐观的孩子衬托了我们的无能为力。[详细]
   
  她说她的女儿天天哭闹,不敢去学校,每天在幼儿园门口边哭边喊:我不想去,我怕地震,我怕回去就看不到爸爸妈妈了。这个小朋友就是受干预了,受伤了。在广州的孩子,知道地震这件事的,有些心里很受伤。[详细]
 
 
  但是这次地震捐款他拿出了自己两个月的生活费,我儿子现在读初二,两个月的生活费是100元,全部拿出来捐了。这是十五年来从没有过的事。他会抱怨电视里的记者在前线讲话太慢,觉得没有实际的东西,跟不上他的思维。[详细]
   
  昨天有一个学生她跟我讲,她在成都的时候,晚上所有人都被学校集中在操场上,当时下雨很冷,没有东西可以取暖,要在那个环境下度过一个个晚上是很痛苦的,她当时的想法是死就死吧,总比冻死好。[详细]
  不要企图让他不害怕,而是应该疏导他宣泄出恐惧。但如果孩子不愿意说也不要勉强孩子。   当孩子有自罪感可以直接的跟孩子说:这不是你的错,即使没有你,你的同伴很可能也不能获救。  
  让孩子不惊慌都是不现实的,关键是怎么减轻孩子的恐惧。告诉他爸爸妈妈(老师)都在你身边,没有关系。   大人可以看为什么我不可以看?大人喜欢看的东西肯定是好看,好看的我也喜欢,为什么我不能看呢?
  不是一味的说不怕不怕,你是勇敢的你是男子汉。其实他不是男子汉,灾难来临时谁都不是。你要告诉孩子大人也很害怕的,范跑跑(进入范跑跑专题)就是个例子。谁都不是勇敢的,特别是面对地震灾难大面积的死亡造成的恐慌。[详细]    
  对于自罪感强烈的孩子,引导他们思考其他的事情,让他们思考可以为遇难同伴做点什么,例如画一些缅怀卡片,在纸飞机上写下心里的想法从窗口扔出去,告诉孩子他的祝福会飞到同伴那里,以此减轻孩子的自罪感。[详细]
 
    五岁以下的小孩子最需要的就是身体上的接触和抚慰,当他哭闹不肯睡觉的时候家长可以坐在他床头拉拉他的手摸摸他的头,这都可以向小朋友传递安全的信息(进入孩子安全专题)。不要企图让他不害怕,而是应该疏导他宣泄出恐惧。[详细]    
  如果孩子愿意看地震的新闻,可以事先跟他约定,当他作业做完了允许看一段时间,二十分钟半个小时不等,或者在做作业的休息时间里,看十分钟。约定看完就要睡觉,因为明天要上学。这个方法平时也可以用。[详细]

现在社会上网站上有很多热心人士热心机构都希望能为灾区奉献一份爱心。我们能做点什么呢?
  很多工作都不需要急在一时去做。地震所带来的影响会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灾民心理上的缺失也绝对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弥平。我们也研究过唐山大地震,这个灾难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当年经历过的人群中还有些人晚上不敢关灯睡觉。如果关灯的话他们会立刻想到当年地震时身边一片黑暗的情景,会不顾一切跑到光亮的地方。灾难的影响是很大很大的,经过的时间也会很长很长,想献爱心的人们不用怕没机会,重建工作会持续很长的时间,无论是环境重建还是心理重建。现在我们普通人能做什么呢?说实话,我们真的不能做什么,或许党的号召是最正确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对灾区最好的支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