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型H1N1流感治疗:为何“达菲”能抗击甲型H1N1流感?

2010-05-21 14:44:23出处:太平洋亲子论坛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英国一家仓库里储存了大量的达菲。这种药物能抗击甲型H1N1流感病毒,但科学家们担心病毒很快会形成抗药性。(图片提供:《科学》)

  在甲型H1N1流感病毒肆虐全球之际,人类该如何应对?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发表文章指出,在甲型H1N1流感疫苗数月内无望问世的情况下,两种抗病毒药物达菲(Tamiflu)和瑞乐沙(Relenza)是目前遏制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最好选择。但是在世界范围内,这两种药物的储存量太少,不足以在流感大暴发的情况下为每个人提供保护;而健康官员们则担心这种病毒可能会对这些药物产生抗药性。

  达菲是瑞士罗氏公司生产的抗病毒药物,瑞乐沙则是由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抗病毒药物。4月28日,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CDC)表示,试验显示,这两种抗病毒药物对甲型H1N1流感具有疗效。CDC测试了13位甲型H1N1流感患者的病毒样本对抗病毒药物的反应,结果显示,达菲和瑞乐沙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样本的感受性强,表明其在抵御甲型H1N1流感疾病方面可能有效,而所有甲型H1N1流感样本对较早的抗病毒药物金刚烷胺(Amantadine)和金刚乙胺(Rimantadine)则有抗药性。

  在一个流感暴发的季节,应该储存多大剂量的抗病毒药物呢?《科学》的文章指出,这取决于流感暴发的严重程度和所使用的药物。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大约储备有2.5亿剂抗病毒药物。一个可以参照的数据是,在1918年至1919年的流感大暴发中,大约有8亿人患病。

  然而,在过去两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抗病毒药物短缺的问题被提到桌面上时,健康官员们对抗病毒药物的作用嗤之以鼻。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安古斯·安柯斯说:“人们太关注抗病毒药物了,比如抗生素。”

  但是,许多流感专家不同意这种看法。安妮·莫丝科娜是纽约市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儿科传染病医生和病毒学家,她强调,现实情况是严重的流感可导致第二次感染如肺炎,专家们相信,这种第二次感染可以解释1918年流感大暴发为何死亡人数众多。莫丝科娜和其他专家指出,抗病毒药物是流感暴发时预防死亡和疾病的关键因素。

  达菲和瑞乐沙均能遏制一种名为神经氨(糖)酸苷酶的病毒蛋白质的功能,因此,它们能防止病毒离开细胞表面并向肺部组织扩散。患病早期用药效果最佳,特别是在病毒扩散到肺部之前。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药物在遏制病毒在人际间传播的有效性,但绝大多数流感专家相信,它们通过阻断病毒的复制而缩短患病时间。当健康人服用这些药物时,他们患流感的风险降低了70%到80%。然而,在是否预防性地发放药物问题上,流感专家持不同意见。美国CDC目前的建议是,只针对密切接触H1N1患者的人群和本身是高风险的人群采取预防性用药措施,高风险人群包括孕妇、儿童和接触患者的保健人员。

  《科学》的文章指出,向众多健康人群提供药物有两个问题。第一,因为新病毒的毒性相对温和,用有限的储备来预防它的发生未必是明智之举;第二,病毒可能会对其中一种或两种药物产生抗药性。后一点特别令人担心,因为在过去几年中,一种季节性流感病毒——人类H1N1亚型——出乎意料地对达菲产生了完全的抗药性。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艾拉·隆吉尼说,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布署这两种抗病毒药物才可以使抗药性形成的可能性最小化?一个可能的办法是同时用达菲和瑞乐沙进行治疗,这样H1N1就更难形成抗药性。隆吉尼相信,数据模式将有助于精确确定如何布置这些药物,从而最小化抗药性形成的机会。但是,因为达菲只能口服,而瑞乐沙必须是吸入,因此各国到目前为止大量储存的都是达菲,现在,大家又担心病毒会对达菲形成抗药性。

  《科学》的文章指出,根据最有希望的数据模式来分发药物也许只是一个白日梦,药物的分发最终将随着疾病的流行情况而改变。现在,制药公司正在竞相扩大药物的生产量。(本文来自《科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