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C2C来到中国 催生中国好孩子“无碳育儿”

2011-08-11 10:25:44出处:其他作者:佚名

标签: C2C 先行者 好孩子
我要分享

  

gg

 

  C2C是目前国际上新颖流行的环保理念,而且准确的说,它不止于是简单的环保,它是一种循环发展模式。截止目前,国际上已有400多项商品和110多家企业实践了C2C理念,在中国,好孩子是C2C目前找到的唯一的知音。

  C2C是“从摇篮到摇篮” ,即其英文名Cradle to Cradle的简称,是迈克尔·布朗嘉特先生和威廉·麦克唐纳先生创造的,它对生产商要求无疑是苛刻的,由于它要求生产商在生产过程中不仅要无毒无害,甚至在原材料的选用上也要求追根朔源,比如,好孩子生产的C2C认证的童床,其木料的使用甚至追究其在生长过程中不能使用杀虫剂。

  C2C在世界上也是少量企业敢为

  记者了解到,研发C2C产品,难度相当高,在整个生产流程中,包括制造产品的过程、排放过程皆不能有毒有害,而且还要完成回收,这要求企业在科研上有重大突破。

  在世界,C2C也是鲜有企业敢为。

  沃尔玛是C2C的实践者,它使用可再次利用的瓦楞纸,制作美国全境4300家店铺所需的包装箱,这一过程所需费用超过1亿美元,但其可节省运输这些材料至垃圾场的运输费,同时还可销售瓦楞纸箱获益。把废聚苯乙烯制造成相框、画框进行销售,把生产纸尿布裤中所产生的塑料废弃物重新用作店铺的建筑材料。

  美容界著名的绿色品牌美国艾凡达(AVEDA),为合作的农家支付薪水和福利,引导他们种植不洒农药的玫瑰和薰衣草等作物;日本田川产业公司则开发出名为LIMIX的建筑材料,是在石灰中加入海藻所制成,对人体无害,废弃掉后可自然分解。

  耐克则从1993年开始设立了“耐克环保设计小组”,专门研究如何将公司产品变得更加环保,如利用旧鞋上的拉锁和鞋带制作运动服和运动鞋,为体育设施中的地板处理公司提供原料。

  “虽然鲜有企业敢为” ,但是C2C却得以在政府层面得到倡导,美国,荷兰,比利时,丹麦,法国,瑞典,奥地利,瑞士和德国等大力提倡C2C,因为C2C走的是自然和人类的和谐发展之路。

  

gg-

 

  好孩子是C2C在中国第一个先行者

  2009年好孩子总裁宋郑还遇到C2C,C2C的理念一下子打动了他,并开始实践“无碳育儿”。

  一款童车可以从原材料开始,就严防死守毒害物质,不光是生产环节环保无毒害,哪怕是废弃回收后仍可安全降解或回收利用?

  “从外表上看,它们和普通的产品没有多大差别,但其童车的布套可降解,零部件利于回收再利用,”好孩子宋总介绍说。譬如童车,消费者可以自行拆卸成各种零部件,在孩子长大后各零部件可以回收进行工业循环;这些育儿产品使用的布套则可自然分解进入生物循环;废弃的儿童木床经粉碎、发酵后可以做成工业酒精。据悉,为了打造全新的C2C产品,好孩子已蛰伏良久,在生产出的十几款产品中更有3款经过了国际C2C银级认证,这在世界童车领域尚属首次,而好孩子也成了中国首家推出C2C认证产品的企业。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C2C产品的成本高得吓人,普通消费者难以承受,事实上,欧美经验显示,倘若大批量生产C2C产品,其成本完全可以降到和普通产品持平。

  C2C艰难中前行,无碳育儿要花多少年时间?

  “C2C要求产品能做到回收,回收这一项就会产生一大堆麻烦事”这也是目前好孩子正在研究的课题。

  正因为C2C的严苛要求,目前,在中国只有好孩子一家在推行C2C。

  美国有关部门在参观了好孩子的毒理实验室、循环中心后叹为观止,觉得好孩子是真正极其认真地在实施C2C,在世界上,好孩子也是童车行业第一家做C2C的企业。

  “我们预计要花费15年时间实现无碳育儿,将现有的产品全部替代成C2C产品。”好孩子总裁宋郑还说。

  “我们所说的无碳育儿的理念,形象地说,就是一个生命消亡后,孕育了另一个生命,其中所有材料和资源得以不断地循环利用。而作为植物生长必不可少的二氧化碳也是养分,可以通过创新的方法加以利用,到时人们就不用讨论减碳,而是要增碳”。

  宋郑还说,C2C将材料,或者说养分分成两种:一种是生物养分,它不仅对人类和环境无害,还能安全生物降解,产品用完后会腐烂、消失;另一种是工艺养分,由于其不能生物降解,因而这种材料几百年也不会消失。所以要回收重新回收利用。有些工艺养分无毒但未必无害的,关键是怎样进行管理。

  为此,好孩子花费巨资建立了毒理实验室,自行测试成品。据宋郑还透露,好孩子实施C2C计划已有一年时间。当一年前,布朗嘉教授将C2C的概念引入好孩子时,这个伟大的想法已在好孩子高层的想法中生根发芽,为了练好内功,好孩子不仅建立了一个材料数据库,制定C2C测试标准,还在积极筹建资源回收中心。

  为了将来几年消费者能自行拆解童车,好孩子正在大胆设计几款能分拆的童车。不仅注重美观、时尚,更将为规模生产C2C童车做准备。

  那么如何实现童车的回收再利用呢?在保护环境与追求利润的两难命题上,宋郑还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我们原本设想把废弃童车从全国各地拉回昆山总部,统一进行回收再利用,但这么做的运输成本相当高。有一次我突然想到为何不能将童车分拆呢,把零部件就近卖给其他企业呢。如此做,既不会对集团带来很大的负担,又为循环材料开拓了市场,真正形成材料的循环经济。

  “目前,我们已经生产了十几款新童车,其中有3款C2C产品,它们分别是安全座、木床、餐椅,并已得到美国加利福尼亚C2C认证中心的银级认证。

  宋郑还说,这仅仅是开始,不管多难,C2C在中国一定会走下去,也会走得很好。